玄亮圈粮食主页

各种玄亮粮食推荐

【玄亮十世·修仙au篇】渡我

宛在:

PS:从来也没写过修仙文,也从来没发过这么长,超过1w字的文,压力可见一斑。珠玉在前,大佬在后,其实,拙作一篇,不胜惭愧。




〖文案〗我若堕魔,天下无佛。我若为佛,世间无魔。



天下九州,众生茫茫,人可修仙,亦可堕魔,仙,人,魔三界,千百年来,各安其份,互不干扰…


(一)乱世初现


人界,楼桑村。


一群小孩互相追逐,嬉戏打闹。


众人玩闹一阵,觉得累了,靠在一颗大树下乘凉歇息。


不知是哪个小孩率先纹起了众人将来的志向,于是,小孩们又叽叽喳喳讨论起来。


“做大官!”


“做读书人。”


“我守着我家祖业…”



这时,一个小男孩猛的跳到石凳上,叉着胳膊,拿捏着大人的口气,“我将来要做大将军!”


“玄德哥哥,大将军是干什么的?”扎着总角的小女孩问道。


“嗯,”小男孩拧着眉毛想了想,记起说书人常用的话,挥舞着双手道,“大将军就是,上报国家,下安黎庶的大英雄!”


“呸!瞎说!我才不信!”一个胖胖得小男孩鄙夷的说。


“哼!爱信不信!”玄德仰着小脸,傲气的说。光洒在玄德脸上,恍如一尊战神。


“叮…叮…叮…”村里的钟声突然急促的连续响了三下。


“不好!出大事了!”稍长些的小孩知道这是外敌来犯的信号,大声喊道,“快逃!有敌人来了!”


还站在石凳上的玄德眺望去,果有一阵尘土如飓风般袭来。他慌忙跳下来,往家的方向跑去。


一路上,村民惊恐万分,来不及携带太多物什,只顾逃命。玄德逆着人流,好不容易才跑到自家院旁得小土丘上。他累的不行,双手扶膝停站在地上直喘。


“啊…!”


“啊…!”


他听到两声惨叫,那声音再熟悉不过,是他的父母。他害怕极了,像被钉在地上一样动弹不得,发不出一丝声音。


他看见一小队士兵从他家里出来,刀口上血还未干,顺着滴在地面上,其中一人手里还倒提着几只扑闪着翅膀的鸡鸭。


一路人,就这样若无其事,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



到处是残砖碎瓦,有的村民壮着胆子返回家园,在一片废墟中寻找值钱的物件。


“唉,乱世来了…”一个老头坐在瓦砾之上,唉声叹气。


不远处,玄德一把火烧了自家院落。


他看着冲天火光,跪在父母坟头,眼里全是不甘和仇恨,“列祖列宗在上,玄德此去,必将学成本领,将来上报国家,下安百姓,终此乱世,以慰父母。”


说罢,他重重得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天界,讲法坛。


“空明。”


天尊看向自己的小徒弟,言道,“你天资聪颖,百余年间已达一阶仙品。是时候下界历练去了。”


空明恭谨的回答,“奉天尊旨。”



通天门前,守门小仙笑嘻嘻的看着一本正经的空明道,“空明护法,有几件事我得先跟你交代清楚。”


“仙人请讲。”


“咳咳!”守门小仙故意清清喉咙,“下界之后,仙法俱失,轮回有命,非死不归。”


“谢仙人。”空明施礼道。


“哎…!你这就听懂了?”守门小仙想,这家伙不会真这么聪明吧。


“嗯。”


“这么淡定,”守门小仙啧啧道,“前往人界后,按人界寿数相折算,你大概也就是个婴孩了,如今人界正乱,你还没有仙术,想要活到寿终怕是难了。”


空明听到这,突然转过身来问,“若是死于非命,却又如何?”


“死于非命?!”百年来的和平让他都想不起来死于非命的仙人归位后有什么遭遇了,“唔,想不起来了!总之肯定没好事。”


“谢仙人。”空明答谢,只身跃下通天门。


“嘿,我想起来了!”守门小仙拍着脑门,望着雾霭茫茫的通天门,郁闷道,“走得可真快!”



守门小仙拜在讲法坛下,“禀天尊,空明护法已经下人界历练去了,小仙特来交差。”


“好。”天尊道,“空明护法在人界唤作何名?”


“孔明。


”“好,你退下吧。”天尊默念道,“情深不寿,慧极必伤。空明,望你此行能参破红尘,接我衣钵。”




(二)一念成魔


人界遭逢乱世,九州分崩离析,诸侯割据一方,生民流离失所。在杀戮与被杀之间,每个人都成了嗜血的怪兽,抛却道德伦理,生存才是人的本性。滚滚乱世,又有谁能够坚守不变的初心?谱写曾经的誓言?



益州,左将军府。


“我们已经多久没在一起说说话了。”玄德独自跪坐在左将军府的暗室里,望着香案上两个结拜兄弟的排位,泪眼朦胧,凄凉的声音里带了一丝不为人知的寒冷。


他愈发的憎恨这个乱世!这个没有人情,没有善恶的世界!正义早已被践踏道地上,只有自己还假装把它奉在心头。


玄德重重一拳捶在地上,仿佛要把大地砸穿,然后纠上来十殿阎罗,问一问这人间善恶究竟如何如何书写。
“大哥!”“大哥!”


“快起来!快起来!”玄德很高兴,扶起两位结拜兄弟,朗声道,“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从今往后,我们兄弟三人,发誓上报国家,下安黎庶!”


“好!”“好!”三双手紧紧握着一处。


有着共同理想和目标,仿佛他们就是天选之人,是注定要结束乱世的英雄。


食则同桌,寝则同榻,从不相离。在乱世中,这份真情是支持彼此继续战斗的力量。


时光飞转,昔年豪言壮语的兄弟在战火的洗礼中渐渐成熟,也渐渐老去。


年过四十,一事无成。怀抱的信念被现实敲打的支离破碎。




青州城外,安静中透露着诡异。


当磊磊的战鼓疯狂的响起,玄德才感觉出来,这竟是敌人设下的圈套!拿一城百姓为钩,诱敌全歼!果真是好一条毒计!


他不是临阵退缩的人,更不愿放弃这一城百姓。


三人虽率众奋力搏杀,可仍是死伤大半,渐渐剩他三人在左支右绌。


“大哥!快走!我们突围出去!”“大哥!走!”


“好!我们快走!”玄德拨马便回,战况吃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三人骑马落荒而逃,敌人也不追赶,只是举着旗帜,戏谑的叫嚣,“玄德玄德,何能何德?丧家之犬,天不佑尔!”


声音像利剑一样直插心脏,玄德觉得气闷。


三人匆匆奔行了一段距离,确实安全了,才渐渐停了下来。


“咚!”“咚!”


玄德慌忙回头,原来兄弟二人纷纷坠马,后背上插这数只雕翎箭,血已将整个背染红,有的箭羽深深穿透前胸。


“大哥…”嘴角惨淡的血像一朵即将凋零的花。


玄德死命拽着兄弟二人的手,不知所措的哭了,“你们…”


“大哥…我们,能跟你并肩作战,死而无憾。”直到死亡的降临,仍然保持着微笑和信任。


玄德看着二人渐渐阖上眼睛,仰天怒吼,“不!!!”


声音如雷,惊起一树飞鸟。




不堪的回忆,玄德胸口剧烈的起伏,他猛然睁开眼,射出道道犀利目光!


这么些年,自问无愧天地苍生,可苍天又是如何对自己的呢?亲人,一个个离去…信仰,一点点破灭…而敌人,屠刀不但没有放下,甚至势力越发壮大。可笑!


他有时候在想,或许成为一个恶魔才是苍天的宠儿。


看着满屋子悬挂的白色招魂帷帆,他愈加愤慨,这世间的公平在哪里!这世间的正义在哪里!苍天无情,残暴横行!


玄德恨恨的将手中茶盏猛的一掼到地。



“父亲。”


“哦,是封儿啊,快来祭拜你两位伯父。”玄德收起思绪,脸上浮出一丝难得的笑。


如果说还有什么让玄德坚持到现在,大概就是眼前这个义子了。父母、兄弟,一个个相继离他而去,他忍了。中原转战多年,毫无建树,被迫在小小益州据守,他也忍了。大概就剩眼前这点没有血缘的父子亲情,让他可以一直坚持到现在。


“父亲,这是封儿亲手做的茶点。孩儿想着今日父亲思虑过重,当多多保重身体才是。”


“嗯,好,让为父尝尝封儿的手艺。”玄德说着,拿一个咬了一口,“嗯,味道不错。”


“谢父亲夸奖。”


正在此时,玄德突然觉得胃痛不止,翻身滚到地上,口中疾呼,“封儿…封儿…”


“哈哈哈哈!”声音淬了冰一样寒冷,“我认你为父,辛苦这么久,竟然反不如初!可惜当初我真是瞎了眼!不如今日,就拿了你的人头去青州换一身官服。父亲,要知道,你的人头可值三公的官位。哈哈哈哈!”


“你…逆子!”玄德忍痛,挣扎的爬起身来。


“父亲,今日就让封儿送你上路吧。”


父子亲情,转瞬之间,就成了升官发财的筹码。玄德心里悲凉到想笑。此刻,他已顾不得疼痛,尽是悲愤,抽出佩剑,全力应战。既然苍天要我死,那便拉着这逆子一起死吧!


小小的左将军府内,顿时陷入一片凌乱,刀剑之声寒冷彻骨。


半晌,一切归于平静。


玄德身上沾满了血迹,半跪在地上,看着不远处倒在血泊中人,自己的霜股剑直直插在封儿还略有起伏的胸口,他笑了一下,又忽然泪流满面,重心不稳,一口血喷了出来。


毒入心肺,他也即将死去。


“哈哈哈哈!”玄德仰天长笑,嘴角血流不止,“苍天不公!苍天不公!”


倏忽,玄德倒地。




混沌,黑暗,无边无际的浓烟。


“世间的人,你要守护他们,可是,他们有的离开了你,有的还想杀你…”声音仿佛从九幽传来,带着吞噬一切的狷狂,“世间的一切都负了你啊…玄德,负了你…”


“负了我…”玄德呆呆的念道。


“为何还要留恋世间?为何还要守护世间?”邪魅的声音一遍遍诉说,像一道咒语。


“为何?为何?”玄德念着,一瞬间清醒,猛然问道,“你是谁?”


“哈哈哈哈!我是你啊,是你的心!”声音化作一团黑气,在玄德周身旋转,“仔细听听你的心,跟随你的心…”


玄德闭上眼睛,过去二十余年间的经历在脑海中一一重演。杀戮,死亡,交替并生。无论他多么努力,想要的太平,想要守护的人,却离他越来越远。他奋力奔跑,却仍旧赶不上死亡的追逐。


“你的父母被杀,你的兄弟被杀,杀人者至今横行天下,你想建功立业,可功业却遥不可及。你想关心义子,可义子却对你举刀相向。”黑气在蛊惑,“你甘心么?你怎能甘心呢?


”心底彷佛燃烧着一团不甘的烈火,玄德猛地睁开眼睛,怒吼道,“我不甘心!!”


“堕魔吧,玄德…”黑气越聚越多,旋转而上,将玄德裹挟其中,诉说着古老的咒语,“抛却善念,了断前尘,一念成魔,天下任我。”


“堕魔…堕魔…”玄德低声诵读。


“去吧,毁灭这个世间,让所有人臣服在你的脚下。”黑气渐渐消散,笼罩在益州上方。


雷声大作,益州瞬间下起了雨。不一会,云散雨歇,玄德缓缓站起,恍若重生。


他推开门,黑色的瞳仁里闪着黑色的火焰,恍若深不见底的死潭,原本红色披风被镀成了黑色,眉心生长出一道闪电纹样,他面无表情,对着初生的太阳,冷冷一笑,“玄德已死,唯有轩德。”



荆州,一个小男孩突然惊醒,他顾不得穿好鞋袜,赤着脚匆忙跑到院中,站在最高的假山之上,极目远望。


“是益州,是他…”小男孩垂下长长的睫毛,掩去所有悲悯哀伤,“你竟忘记了我们的誓言么…”


夜风吹动小男孩单薄的衣襟,寂寥如仙人般遗世独立。


良久,他抬起目光,轻轻勾起的嘴角像暗夜盛开的昙花。



(三)正邪两立


人界,酒肆里好不热闹。


乱世之中,买醉之人不再少数,今朝有酒今朝醉,谁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呢。


“苍天无情,恶魔横行。话说有一魔,黑色披风,手执黑剑,他纵横人间,肆意妄杀。他是谁呢?”说书人故意停下,环视一周,见足足吊起了众人胃口,才“啪” 的拍一下惊堂木,接着道,“此人,正是大魔头,轩德!他无恶不作,无人不杀!视天下人如草芥…”


话未说完,只见说书人已被一剑封喉。身躯缓缓倒下,身后站着一人,黑色披风,黑色玄铁剑,眉心一处黑色闪电。


众人惊呼,四散而逃,有几人竟吓的当场晕倒在地。


轩德冷笑着,身形瞬间移动,四散的人群还没看清来人的模样,就已纷纷倒地,只有胸口绽放的血色诉说着突出其来的死亡。


百米之外,霜股剑受到感召,从最后一个人身体中抽出,飞入轩德之手。他掏出锦帕擦干剑身鲜血,然后将宝剑归入剑匣。嘴角轻扬,眨眼之间,消失不见。一方血色锦帕缓缓落地。


酒肆的旗帜仍在高高飘扬,像极了一只招魂幡。



轩德御风而行,俯瞰人间大地。他感受到从来没有的自由。


人间是炼狱么?不!在他眼里,是复仇的乐园。百姓是生命么?不!在他眼里,是卑贱的蝼蚁。


他拔剑,他杀人,他喜欢感受他人温热的血迹呲溅到身上,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快感。


魔有魔的好处,他不用遵守世间的法则,他可以践踏人间的生命。杀戮是他增强魔性的唯一途径。


从杀一人,到杀百人,从屠一村,到屠一城,累累白骨是他引以为傲的战绩。


他站在烈烈风中,眉心的闪电越发黑亮,黑色得披风越发飘扬。主宰他人的生命,竟是如此美妙!



天界,讲法坛。广目仙使匆匆赶来,未及拜倒便慌忙说道,“天尊,人间现魔,名为轩德。此人屠杀无辜,九州震动。望天尊尽快派人剿杀。”


“为祸人间,不得不除。”天尊摇头叹息,正欲下令,又一仙赶到。


“天尊,空明护法归来。”


“什么?!”天尊暗自诧异。心下盘算,空明下界,至今应未满十八,突然归位,必有缘由。


正思索间,空明已经飘然入内,深深施礼道,“天尊。”


天尊一看,心下已经明了大半,面上也不多言语,只让他归入队列,顺着刚才的事说,“谁愿下界除杀轩德?”


“天尊,”空明跨步出列,“此人心性本善,误堕魔道,杀之可惜。弟子愿下人界,渡他去魔。”


“不可!”广目仙使奏道,“轩德此人,魔由心生,渡之极难。不如杀之,以绝后患。”


“仙使,众生平等,人心向善。他本心存善念,如何渡不得。”空明字字清晰有力,声音中带着几不可闻的关切。


“罢了,空明。”天尊抬眼看了一眼,开口道,“准你渡他,但你要切记,不可再让他妄杀无辜。”


“领法旨,”空明拜答,“谢天尊。”



众仙退散,天尊独留下空明。


“空明,说说吧。”天尊说道。


一时间的安静。天尊静静的等着他疼爱的弟子。


空明相当聪慧,他低下头,小声道,“自杀身亡,因而归位。”


“糊涂!”天尊一面气愤,一面心疼,“你知道死于非命的后果么?!”


空明见状,慌忙跪下,“之前不知,现下已知道了。”


“你呀!”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天尊叹了口气,“死于非命者,破金刚不坏之身。死于自尽者,罪加一等,需到天伐台领刑。”


“弟子甘愿。”空明的头垂的更低了。


天尊打量着,“看样子,你是受过刑了。”


“是。”


“唉,你这是何苦呢?”天尊说着,终究心疼不过,递出一小瓶药膏,“拿去吧,好得快些。”


“谢天尊垂爱。”空明伸手接过药膏,起身告辞。


天尊再次闭目,耳边似有竹声入耳,他轻叹道,“红尘俗世,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百年之前,三界平和。一日,天尊云游四方,突然觉得心头一颤。飘然下界,发现一个少年被封在雪山之间。他凝心运气,竟发现此少年竟是难得一遇的绝佳根骨。


心下大喜,顺手救起少年,带他上天界。


少年醒后,见身旁坐着一位老者,鹤发童颜,再见此处云气渺渺,少年慌忙翻身下床,跪拜于地,“谢神仙救命之恩。”


“不用谢。是谁将你封在雪山之中?”天尊不解的问道。


“是…”少年咬着下唇,“村民。”


“为何?”


少年不答。良久,他抬起头,真诚的说,“神仙,能不能教我仙术?”


“你学仙术作何?”


“守护黎民。”少年声音不大,字字铿锵。


天尊看着面前少年,灵动的眼睛里闪不带一丝杂念,甚是喜爱,却并不回答,只是问道,“你先说说,村民为何将你封在雪山之中。”


少年抿着嘴,涨红了脸,好一会,才缓缓开口道,“因为他们说我是妖魔。”


“哦?妖魔?”“我是四月十四,满月降生。在村里,这是大不吉的日子。降生之后,没多久,父母就死了。村民们说,是我克死了他们。所以,我从小就没有小伙伴愿意跟我一起玩耍,只有哥哥姐姐肯跟我说话。可惜,上个月一场瘟疫,也夺了他们的性命。之后,瘟疫蔓延,死的村民越来越多,于是,村民认为我是引发这场瘟疫的灾星,就,就把我打晕,捆了扔进雪山。不想发生雪崩,我被埋在其中。”


少年说着,埋头呜呜哭了起来。


“唉。”天尊不免叹气,人性往往在一念之间,世事总是难料。他摸着少年的头,轻轻问道,“世人伤你,你为何仍愿守护世人?”


少年扬起脸,红红的眼里噙着泪水,“他们只是不知道,这不是他们的错,我要守护他们,却想让他们知道我不是个妖魔。仙人,我字字肺腑,确是我的本心。”说完,磕头不止。


“好一个本心。”天尊扶起少年,“本尊愿意收你为徒,教你仙术,让你遵从你的本心。”


“谢师父!”少年欣喜,重重磕头道。


“万事皆空,一善照明。从此你便叫空明,如何?”


“谢师父赐名。”少年顿首。



(四)佛奈我何


轩德不满足在郊野下手,越发喜欢在热闹的街道取人性命。


听着四周惊恐的叫声,看着奔逃的慌张脚步,现在的自己,人魔共惧。


想死的人,因成全而被杀。不想死的人,因贪生而被杀。


原来将世间人命践踏在脚下,才能得到众生的仰望和害怕。



这日,轩德隐去身形,像勾魂的魔鬼行走在大街小巷。


迎面,走来一个摇着拨浪鼓的小女孩。她脚步轻快,一蹦一跳,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就你了,轩德想着,缓缓抽出腰间霜股剑,寒气逼人。



“住手!”天降一人,白衣执羽,眉眼俊美,声音温润,立在小女孩和轩德之间。


“哦?”轩德一笑,“怎么?!天界终于想起派人来了?”


“你妄杀生民,罪大恶极,你可愿悔过?”


“悔过?!哈哈哈哈…”轩德放声大笑,“你是何人?敢来阻我?”


“空明。”声音一字字清晰入耳。


轩德微皱了下眉头,怎么有些熟悉。他仔细看了看眼前人的眉眼,勾勒得像一副恰到好处的山水画,他想起来了,便哈哈大笑,“我说怎么眼熟!原来是天尊座下的护法啊!没想到我一个刚堕魔的小人物,竟值得护法亲自前来杀我?!”


空明一瞬间清亮的眼睛慢慢黯淡下去,玄德,魔性将你善恶抽离,你已然不记得我了么?


空明没有继续伤春悲秋下去,淡淡的说道,“我非来杀你,是来渡你。”


“渡我?!”轩德扶剑直笑,笑的甚至弯下了腰,“渡我去魔么?!然后跟着你一起守护天下,普度众生么?!哈哈哈哈!”


“是。”


轩德突然止了笑声,沉着脸道,“要我去魔,痴心妄想!”


“玄德!”空明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我原来的名字?”轩德突然问道。


空明并未回答,“你忘记你自己曾经那颗守护天下黎民的心了么!”“守护天下?!”


轩德彷佛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抬剑直指空明面庞,厉声道,“人间负了我,还要我去守护它。做梦!我堕魔,便毁为了毁了它。”


“我不会让你毁了世间。”空明大怒,脚下白色仙气慢慢聚拢。


“那便试试吧。”轩德黑色魔气狂飙,脚步已然上前,剑锋直刺心脏。


刹那之间,二人已打做一团,只见黑气、白气相互纠缠,交替而上。


电光火石之间,二人已倏然分开。


轩德只手握剑,单膝着地,气息不定,大口喘息道,“好厉害的功法。”


“你入魔不久,自是打不过我。”空明执羽,轻轻的说道,“还是随我去魔吧。”


“你,做梦!”轩德大喘,心有不甘心,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既然打不过你,但求一死。”


“我不杀你。”声音淡如一泓水。


“堂堂天尊护法竟然不杀魔?!”轩德蔑声笑道,“怎么?!不杀我,难道留着折磨不成?!与其受辱,不如…”说罢,仰天闭目,迅雷之间,抬剑便要自刎。


事发突然,空明飞身上前,只手握住剑锋,鲜血顺着霜股剑流淌而下,染红了他的白衣。


轩德顾不得许多,飞起一脚,踢倒空明,留下一句“你不杀我,会后悔的。”便匆匆裹挟着黑气,化风而走。




天界渺渺,仙帐层层。清泉之下,雾霭沉沉,讲法坛前,众人肃立。


“空明,你受伤了。”


“无妨。”空明默默将深深的剑伤握成拳,垂手侍立。


“唉,空明,你须知你已不是金刚不坏之身,若遭魔剑侵袭,不可痊愈。”


“弟子知晓。”隐隐作痛的伤口比不上心的疼痛。刀剑相向,这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的事。


天尊闭目道,“既如此,你也要渡他?”


“这是我欠他的…”


“他罪孽深重,杀戮甚多,你不杀他,便要负了天下。”天尊声音不大,字字威严。


“不,”空明拜倒,“他杀一人,我便救一人。不增杀伐,愿添善念,望他苦海回头,终去魔性。”


天尊叹了口气,半晌无言。


“若殒此身?”


“心甘情愿。”淡淡的声音,像他淡淡的性格。



(五)天涯为你


九嶷山下,轩德擦拭着自己的霜股剑。脑海中一遍遍重演着与空明交战的过程,为何总觉得此人如此熟悉。他的声音,他说话时不经意的动作,仿佛时自己一个久违的故人。


他想着想着出了神,不小心,竟割破了自己的手指。他慌忙将指尖放在嘴里。


忽然,他想起了什么事来,高扬起了嘴角。原来天尊护法会流血,那么他便不是金刚不坏之身。


如此,还有何可怕?!一个会流血的仙,就如一个有善念的魔。


“愚蠢。”轩德收剑入鞘,踏步离开。




既然仙界派了这么一个人,轩德自觉从此可纵横无阻了。一个不是金刚不坏之身的仙,一个不愿杀魔的仙,有什么可怕呢!


没想到才一走出九嶷山,却看见空明站在面前。


“你要去杀人?”温润的声音适时响起。


“正是。”轩德反而笑吟吟的看着空明,“你是知道的,没有亡灵的怨念,我的魔性无法提高。”


“这不是你杀人的理由。”空明压着怒火说道。


“这算是一个理由,”轩德无所谓的说道,“另一个理由是,我恨这世间。”


话一出口,轩德竟觉得前所未有的解脱,好像在一位故人面前卸下多年的伪装。


“难道你忘了,你说过你要守护黎民?!守护天下?!”


轩德打量的着空明,懒得争辩,“呵,那不过是我随口说说,年少无知的表现罢了。”


“不是!”空明声音微颤,大声道,“你难道忘了,你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从不气馁,为了天下,奔走呼号的事了么?!”


“够了!”


“不够!”彷佛胸中奔涌着滚滚大河,空明指着轩德,“难道你忘了天下苍生,忘了那个…”


声音戛然而止,空明终究没有再说下去。他胸口起伏,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感情。


“怎么不说了?!”看着眼前人欲言又止的样子,饶有兴致的说。


“我,”空明紧紧握着羽扇,终究没有多言,“我不过是想让你记起自己,渡你去魔。”


“渡我!渡我!渡我!”轩德被突然激怒,大声吼道,“杀我父母!杀我兄弟!让我父子相残的是谁?!就是它!”轩德用剑指着天,“你居然还敢一口一个要渡我!真是笑话!”


轩德杀气陡增,震的周围竹林沙沙作响。


直到山林归于平静,空明才开口,温柔的像水,“你不要再杀人了。”


“我说过,你做梦!”轩德定定看着空明,眼神不带丝毫退让,“空明,如今我已知你不是金刚不坏之身了。若是被我伤到,伤口难以愈合。你拦不住我,何谈渡我?”


“我虽不是金刚不坏之身,但你伤不到我。”空明淡淡的说道,彷佛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轩德知道,他说的没错。天尊护法,百年奇才,一品仙阶,而自己不过是刚刚入魔,嗜血不够,魔性不足,确实难以伤他,“那你为何不杀我?”


“我说了,我要渡你。”


又是这句!轩德紧了紧手中的剑,冷笑道,“既然我杀不了你,你又不愿杀我。那你如何渡我?”


“你杀一人,我便救一人,使你魔性不增,早晚定能渡你。”空明上前一步,笃定的说道。


“很有道理啊,”轩德将剑收回匣中,不动声色道,“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是我杀人快?还是你救人快?”


轩德说完,飞身跃上云端,消失不见。


空明心头一紧,不假思索跟了上去。




于是,一魔一仙,如影随形。


对于轩德来说,世间不过是一场速度的游戏,而空明而言,世间已成了一场生死的豪赌。


而空明,他输不起。


开始,轩德觉得这不过是一个插曲,有谁会不顾性命,救这些凡人呢。他动作利索,杀人极快,因为他是魔,世人在他面前,毫无招架之力。不过须臾之间,人已气断身亡。然后,他会笑盈盈得看着身后不远不近的白衣,那意思分明再说,该你了。


空明永远是一副淡然的表情,彷佛世间万物,包括他自己,都入不了他的眼。


他会蹲下来,轻轻划破自己的手指,另一只手撬开逝者的喉咙,滴入自己的血。直到看着逝者慢慢苏醒,才放心离去。


仙人的血救不了生老病死之人,却可救得因魔而死之人。只是万物皆有代价,那便是失去的永远失去,再也补不回来,连血也不例外。甚至那日天尊问他“若殒此身”时,他的回答依旧时那么平静。



死亡与救赎,时间久了,任谁都会觉得烦腻。


轩德找不到原来的快感,觉得自己活的像个笑话。因为他的身后,永远跟着空明。


他甚至开始恨空明,没了亡灵的怨念,他的魔性无法提升,也无法向世人报复。可他又奈何不了空明,毕竟天尊护法的仙术远在他之上。


轩德虚浮在高空,看着空明奔波救人,不禁讪笑道,“死去的人再次复活,仿佛大梦一场。他不会记得曾经死去,更不会记得如今重生。你救他们,他们不知道你是谁,更不会报恩。”


空明抬起头,略显苍白的唇绽出一个笑容,“无妨,只要你魔性不再增加…”


后半句,他说的极轻,却像誓言一样叩击着轩德的灵魂。


心头像被柔软的纸抚摸,轩德慌忙甩开乱七八糟的想法,他转身纵下云头,从空明身边飘过。


“看来,我要加快速度了…”一缕声音久久回荡在空中。




九州间,仙魔相随。


剑出鞘,人头落。


鲜血滴,人复活。


杀人很容易,无非手起刀落。轩德一旦提了速度,力道之快,像一道闪电。他看着空明,黑色的瞳仁里全是戏谑和挑衅。


可是救人却很难,每滴血的流逝意味着自身生命的逐渐消散。空明已经记不得救了多少人,只知道他要渡他,就不能让他魔性再增。


他将血滴进一位老者的口中,看着轩德往前方疾去的身影,稳了稳身形要站起来,却不期眼前一黑,颓然倒下,竟再也使不出半分力气,只喃喃低语道,“我要渡你…”


转瞬之间,轩德已又杀一人,正要离开,忽然发现空明竟没有跟上来。


他突然觉得竟有些落寞,心下大惑,转身去寻,只见空明趴在一位老者身上,看样子,已经昏了过去。


“傻子!”轩德想了片刻,抽出剑,对准空明的胸膛,直刺下去。


只是,他的剑稳稳停在了胸口处,再也无法向下一丝。


轩德弃了剑,坐在空明身边叹道,“没想到,我也竟有下不了手的时候。空明,你我是否认识?你又为何非要渡我?”


他静静呆坐了片刻,看到远处渐有仙气寻来,便默默起身离开,“罢了,你不杀我,我也不杀你,我们之间,也算互不相欠了…”




(六)舍却此身


耳边似有丝竹之声,像潺潺流水,直入身心,洗涤心灵。


空明悠悠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天界竹林清泉之中。


“天尊…”空明挣扎欲起。


“空明,”天尊扶起空明坐好,“你失血过多,气息不稳,不易乱动。”


空明垂下双眸,默不作声。


“值得么?”天尊开门见山的问。


空明仍旧不说话。


“一边是苍生,一边是恩情,孰轻孰重?”天尊仍在逼问。


空明闭上眼,紧紧抓着被角,有汗从鬓角渗下,他的声音从齿缝间挤出,“天下为重。”


“那好,你便在这修养。本尊另派人除他。”


天尊觉得他已经放下,便起身欲走。


“不,”空明慌忙睁开眼睛,抓住天尊衣角,急切的说道,“弟子尚有一法,可以渡他。”


“你本就坏了金刚不坏之身,又救人无数,已是自身难保,怕是渡不得他了。”天尊拨开他的手,摇摇头,直言不讳道。


“渡得。”空明看着天尊,认真说道,“尚有一法。”


“舍身取义?”天尊双手合十。


空明翻身下地,“恳请天尊成全。”


天尊闭目不言,转身离开。



昆仑山巅,荒无人烟,这里的积雪终年不化。


空明将轩德追逐至此,二人分立于苍山之巅,正邪的气息激荡起漫天雪花。


轩德眉心的黑色闪电妖冶刺目,想必空明离开的这几日,他又将魔性提高了几分。


“怎么?还要渡我?”轩德双臂抱剑。


“不,我渡不了你。因此,我来找你决战。”白雪映衬下,空明愈发绝然出尘。


“决战?!”轩德邪魅一笑,“现在的你,似乎打不过我吧?!”


空明眉峰轻挑,不输气势,“试一试,才知道。”


“好!”轩德话音刚落,剑已出鞘,恍若一袭黑色的旋风,裹挟着逼人的寒气,直刺向空明面目。


空明身躯微侧,看着霜股剑锋划过左侧臂膀,鲜血溅在轩德黑色披风之上。


空明退后一步,只是微笑。


轩德不敢大意,回身再刺向空明胸膛。


空明一转身,剑锋不偏不倚,仍旧擦着左侧臂膀而过,再留下一道血口。


轩德隐隐觉得不对,好想对方似在戏耍,反身一挑,偷袭下盘。


空明眼疾手快,左手支地,斜撑身体,不偏不倚,仍在只在左臂留下伤口。


“你…!”轩德疾退三步,停止了攻击。不还手的决战?轩德只觉有诈。


只见空明亦退开一步,趁着轩德不明就里,蘸着自身血迹,急急直书,口中念道,“我以我血,筑此结界。魔性不歇,结界不灭。”


“你暗算我!”轩德怒不可遏。


这是最高等结界,是由自身的血,敌人的剑,和心甘情愿的伤构筑。也正是如此,除了设定本身结界的人,无人能够突破。


“你赢不了我,便使这样诡计!”轩德看着金色的结界,发狂似的挥剑,剑气所到之处,狠狠打在结界之上,却未曾留下半分痕迹。


轩德怒火中烧,挥剑刺向空明。


因筑结界,空明仙术早已丧失大半,此时剑风犀利,所到之处,空明根本无力闪躲。


不多时,白衣染上道道血痕。


空明擦了嘴角的血,迎着剑雨,风平浪静的说,“我说过,我要渡你。”


“事到如今,你还要渡我?!”轩德仿佛看着一个怪人,癫狂大笑,“你可知我为何成魔?!”


“我知道。”


“你不知道!”轩德浑身黑气骤涨,眉心闪电奕奕发亮,发泄似喊道,“你没有失去过一切!你不知道什么叫失去!我的亲人!我的兄弟!我的儿子!世间毁了我!我便要毁了这世间!”


“我不会让你毁了世间。”空明一步步逼近。


轩德抬起手臂,聚气于剑,面目狰狞,“那你我便在这结界中同归于尽吧。”


“我说过,我不杀你。”空明眉眼含笑,向着剑尖走来。



天地倏忽变色,结界熠熠生辉,时间刹那静止。


剑刺进了空明的胸膛,他笑了,淡淡的笑了,看着血顺着自己的白衣流下。


赢了?轩德还没来得及庆祝胜利,扬起的嘴角就突然垮下,但见自己眉心闪电分明被空明扇尖刺入。他分毫动弹不得,感到空明的仙气在源源不断的输入,而自己周身魔性在却纷纷流逝。


空明渐渐化为透明,他爽朗的笑了,他压制许久的情感终于在最后一刻喷涌而出。


轩德静静立着,黑色闪电慢慢褪去颜色,黑色披风缓缓恢复红色。


“啪!”羽扇落地,轩德猛然清醒。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当魔性退去,往事历历,纷纷涌上心头,结界裂出一道痕,雪花飘落进来,像一双温柔的手。一人跪坐于地,双眼含泪,“孔明…”



(七)前缘往事


十年前,他还未成魔,他还叫玄德,还心怀一颗安定黎庶的善念。


那日,他亲帅一众人马,千里奔赴徐州,怀里是一封加急信件:“玄德吾兄,见字如面。贼兵众多,徐州兵寡,危如累卵,有屠城之灾,望速来救!”


玄德不分昼夜,纵马奔驰,心中所念是一城百姓的安危。


可惜,终究还是晚来一步,徐州城破,敌人的屠杀已经开始。


目光所及之处,是猩红的血色,耳边回响的,是逃亡的哀嚎。


他想起楼桑村,想起他的家园。能拯救一人便是一人吧,他下令道,“众将士听令,搜寻生者,救助伤者,不得有误!”


“是!”“是!”众人得令,分路而行。


玄德仅带了三名亲随,继续前进。




“你们别过来!”


玄德突然听见一声稚嫩的童声。


他纵马上前,看见十余人正包围着一个小男孩。为首一人军官模样,贼眉鼠眼,嘴里满是调戏的语气,“小模样很是标致啊,陪大爷们回营玩玩吧?”


正在此时,小男孩也看到了玄德,疾呼道,“将军,救我!”


“住手!”玄德大吼一声,拔剑杀入敌群。亲随不甘落后,纷纷加入战斗。


一时间,乱做一团,尸首纷陈。


约莫小半个时辰,玄德红色披风上已沾满了血迹。他以剑支地,半跪在地上喘息。回身望去,看见不远处小男孩仍站在原地,好像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


他给出一个微笑,柔声唤道,“小孩,没事了。”




趁人不备,刚才那名调戏的军官猛地站起,举刀向小男孩砍去,玄德惊呼,“快跑!”


一瞬间,小男孩尚未回神, 玄德贯足全力,拼命飞身扑上前去,用整个身体护住小男孩,一手则将剑脱手而出,掷向敌人。


军官应声而倒。


玄德感到背上吃痛,应是中了一刀,但不愿在小孩面前露出难受神色,别过半个身子,用力笑着,“你还好么?”


小男孩点点头。


他将自己红色披风解下,系在小男孩身上,又拍着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小男孩反应过来,跪地谢道,“谢谢将军救命之恩。”


“没事。”他扶起小男孩,擦了擦他脏兮兮的脸,露出一张白玉般的面孔。虽是孩童模样,却难免英气,想必日后定是一方人物。


玄德看着这双水灵灵的眼睛,柔情顿起,不禁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孔明。”声音干净清澈。


“好名字,我叫玄德。”面前的人,让他不假思索脱出而出自己的姓名,甚至恍惚间,让他有了一种想要交付真心的情愫。


“玄德将军,你受伤了。”小男孩说着,就动手要扯下自己的衣角。


“哦,小伤,没事。”他一手止住小男孩的动作,一手抚摸着小男孩的头,问道,“孔明,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小男孩深深施礼,“之前不知道,现在想好了。长大后,守护玄德将军。”


“哈哈哈哈!”他看着眼前小孩认真的模样,只当他是玩笑,“好!我们一言为定!”


“嗯,一言为定。”小男孩重重的点头。




“孔明…”玄德跪在昆仑之巅,放声大哭。他没想到原来空明就是当年的孔明,而他竟毕生守着这誓言,“是我负了你…”


忽然,金色结界震动不止,轰然破碎。


玄德拾起羽扇,上面沾着点点滴滴的血迹,他望着茫茫雪山,眼神空洞。


或许死了,才是他最好的解脱…



“玄德。”天尊从天而降,威严的声音在山巅响起。


“一切都结束了…”玄德的声音像此刻万年冰封的昆仑山。


“空明此生,不曾受人恩惠,唯独下界历练之时,受你救命之恩。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他不忍看你入魔,甘愿舍弃此身,助你去魔。如今你魔性已除,他也算了却心愿了。”


“你真傻…”玄德怀抱羽扇,惨笑道,“我也傻…”


他闭上眼睛,向前迈出一步。


“玄德且慢!”天尊看透轩德想法,匆忙拉住,叹息道,“他为渡你,舍却此身,你怎可就此轻生。”


“难道你要我苟延残喘,愧疚的活着么?!”玄德一把甩开,咆哮道。


“尚有一法救他,你可愿一试?”


“天尊请讲。”玄德不敢相信。


“空明结界能破,想必是他不愿你终身困在此处,留了一丝精魄在你体内。结界认主,自然破碎。他常用羽扇之上有他气息,若是以羽扇为体,每日用你体内含他精魄的血为之供养,百年之后,或有可能,结为人形。”天尊顿了下,接着说,“只是,血一日不可断,而他却不会记不得与你这段往事…”


“心甘情愿。”玄德叩拜道。



(八)天下无魔


沧海流转,白云苍狗,百年时光,弹指一瞬。


一人身着红色披风,负手立于高原,气势如虹。身旁是一孩童,身着一袭白衣,清俊脱俗。


一红一白,被阳光镀上一层金色光圈。


小男孩攀上拉起红衣人的手,歪着头问道,“玄德哥哥,你手腕上为什么总带着红色护腕?”


百年间每日一次的放血,让伤口早已无法愈合,也不得不带上红色护腕加以掩饰。


玄德握了握手腕,看着小男孩,眼底映出那个执羽的人,嘴上说道,“因为每次拔剑,它会让哥哥想起心里的人。”


“心里的人?谁会住在心里呀?”


“重要的人。”


“那我住在哥哥心里么?”小男孩闪着眼睛。


“一直都在。”玄德蹲下身,将红色披风摘下,系在小孩身上。


“噢!太好了!”小男孩高兴的蹦起来,带动红色披风上下纷飞,像一只起舞的蝶。


玄德笑了,温柔的抚上小男孩的头,“孔明,你今后想做什么呀?”


“唔,”小男孩挠挠头,想了好一会,“让哥哥也住在我心里。”


“好,”玄德眉眼含情,心底有百花盛开。


远处,滚滚河水奔流不息,像一曲诉不完的深情。






PS:到这里,文章结束。第一,我表示深深感谢,毕竟长文不好驾驭,能坚持看完的都是对我的支持。第二,我不能确定这文算不算修仙。最后,文中人物,地名等均是生搬演义,角色全部存在ooc。

评论
热度 ( 91 )
  1. 玄亮圈粮食主页明远 转载了此文字

© 玄亮圈粮食主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