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亮圈粮食主页

各种玄亮粮食推荐

【玄亮十世·民国AU篇】命中天机

栗子:



隆冬的北方总是千里冰封。整个山上除了露出的一点青松叶尖,已经看不见别的颜色。青松有时候也不堪重负,时不时弯一下腰,挂在叶子上的雪就哗的一下落下来。每当它们弯一弯腰都会被山里的一队人当做潜伏在山里的敌人,反应快的早已经端起枪,无辜的青松总是应景的继续摇一摇。为首的被他们吓一跳,他轻声说:“稍安勿躁,放轻松些。”但没什么用,他们今天要去土匪窝跟人要粮,相当于虎口夺食。


 


队尾有人念叨:“还不如直接给他们打猎呢,土匪可比老虎吓人多了!”


 


那个时候的刘帅还是小刘,脸上是没什么表情,可别人就是他生气了,他走到队尾,照那人就是一巴掌:“灭自己威风!”


 


他们终于清醒一点。


 


刘师长比土匪还吓人啊!


 


虽然他们刘师长为人仗义,打仗牛/逼,但关键时候如果犯了错误,他可不会留情面。这么个上司他们又敬又怕。


 


队里有人安慰那个被打的小兵:“哎呦!可别矫情了!跟刘师长一起死这辈子也算值啦!”


 


走了几个小时,他们终于摸到了土匪窝子。一个壮汉在山寨门口跟一群小土匪烤肉。糜竺对刘备耳语道:“这个壮汉不一般,应该是某个首领。”刘备听罢乐呵呵的上前去,边拔出腰间的匕首。壮汉身边的喽啰立马警戒起来,都慢慢把身侧的刀握紧。刘备慢慢走近,一个喽啰刚要起身就被壮汉拉下来。众人看着壮汉,壮汉盯着刘备。刘备用到割下一块肉塞进嘴里,又抹抹嘴:“味道不错呀!”


 


糜竺都已经忍不住皱起眉头,刚想插嘴,没想法壮汉哈哈大笑,起身一把抱起刘备:“哥!你可终于想起你还有个弟弟啦!我还以为你做了大官就不要我这个土匪弟弟了!”


 


众人云里雾里的看着他们在那转圈。


 


着了地的刘备脸已经微红,他捶一下张飞的胸口,也哈哈笑:“我怎么会忘了兄弟!”


 


张飞抱拳伸手:“大哥!里面请!”


 


刘备也没客气,带着人就进去了。


 


说是山寨,但并不寒酸,规模之大比他们大帅府也能压几分气。这不是土匪窝,这是金窝。


 


进入正堂,坐头把交椅的不是他这个好兄弟,是另一个仪表堂堂,气质出众的汉子。刘备上前行了个江湖礼。


 


众人有些不满。


 


一个土匪哪值得刘师长点头哈腰。


 


但上座的人并不买账,他对张飞微微眯着眼睛道:“你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带?”


 


张飞连忙道:“他是我的好哥哥刘玄德啊!我时常跟你提起的!”


 


刘备还没收礼,上座者顿了顿,连忙下座扶起刘备并施礼:“竟然是大哥!恕小弟眼拙!”


 


刘备赶紧扶起他,又看了看张飞,张飞哎呦一声:“大哥,这是我的拜把子二哥,姓关名羽。当初我落草为寇,后来遇见二哥,山寨才有今天!”


 


刘备含泪点点头,感激的看着关羽:“多谢二弟啦!”


 


关羽也眼含泪花的叫了声大哥,他刚想跪,刘备架住他:“都是自家兄弟不必多礼了!”


 


关羽喊道:“摆宴!告诉兄弟们,今天你们大当家回来了!”


 


被大雪缠得有些僵的众人慢慢解冻,一时间觥筹交错,喧闹不已。半醺的刘备有些郁郁,张飞看出来他有些不对劲,他气道:“谁给大哥你找不痛快了?!我不把他脑袋拧下来?!!”


 


刘备摆手摇头:“这个你恐怕不行,整个东北都是人家的,你有什么办法?”


 


张飞哎呀一声狠狠的锤一下桌子,把酒碗都震起来。


 


关羽皱着眉头问:“到底怎么回事?”


 


糜竺一脸无奈:“大帅非让刘师长出来剿匪,要是刘师长捞到钱了,大帅可以再狠狠浪一浪,然而目的是要刘师长和土匪火并两败俱伤,他还能得个剿匪的好名声,一石多鸟,无懈可击嘛。”


 


关羽也跟着锤桌子:“过分!”


 


刘备摇头:“我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关羽道:“不如大哥不要下山了,在这当个土大王也比在他手下受气强。”


 


张飞恼道:“就反了他娘的!杀进什么破帅府!”


 


刘备摆摆手:“容我再想想。”


 


酒席散罢,一夜无话。


 


第二天关羽找到刘备道:“既然咱们都是兄弟,大哥有难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无论大哥做何决断,我们都誓死追随!”


 


刘备眼含热泪的拍拍关羽的肩膀:“好兄弟!你容我再想想。”


 


刘备带着糜竺下山散心,正好镇子上在赶集,大街小巷,热闹非凡。刘备在山里待了几日,放眼望去皑皑白雪,这种近乎“真空”的环境让他安心,又让他烦躁。等到了这才算又找回点烟火气。刘备忽然感觉心胸开阔,糜竺见他心情不错也暗自高兴,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刘备走到茶馆前,糜竺呵呵笑:“进去歇歇脚吧。”


 


刘备也含笑点头。


 


走上二楼包间,刘备推开窗,俯瞰这半条街,也觉得可爱极了,他眯着眼睛嘴角含笑。


 


茶刚刚上来,一个穿着长衫十五六岁的少年就跟着闯了进来,刘备在一旁抱臂看好戏的样子,糜竺皱眉问道:“什么人?”


 


少年这才抬起头,一副文文静静的样子,皮肤白皙,五官周正,明眸善目,很招人喜欢。他笑一下:“和家里人玩捉迷藏。”他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嘘,就当两位先生帮在下个忙。”


 


刘备没说话就当默许,糜竺也就不再理会。果不其然,过了一阵就有一群人找上来,嚣张到没推开门就感受到了。刘备给个眼色让糜竺去开门,那人一把推开糜竺就要进来搜查。刘备看着这群穿着制服的冷笑道:“日本人还没你们嚣张呢,果然狗比人会叫。”


 


为首的哟一声赶紧点头哈腰:“刘师长!误会!误会!!您看我们瞎了狗眼了不是!”边说边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堆笑道:“我们就不扰您清净了。哈哈...”倒退了出去还把门关上了。


 


门外传出一声,继续找,少年好像才松了一口气。


 


刘备眼里含笑看着站在墙一边的少年:“来,过来坐,你怎么得罪他们了?”


 


少年摇头:“没得罪,他们是我家里人找的帮手,想让我回家的。”


 


刘备又问:“你为什么不回家?”


 


少年长嗯一声:“很多原因吧,我可能不会再回来了。”他笑一笑:“依我看刘将军可不像外界传闻那么如狼似虎。”


 


刘备心下觉得好笑,他问道:“你姓什么?叫什么?”


 


少年摇头。


 


刘备哈一声:“好吧,我不强求。”他转头对糜竺说:“送他出城,给他路费。”


 


少年施了个江湖礼:“多谢刘将军了。”


 


刘备看他俩走在街上,自己呵呵笑出声。之前他就觉得有个小东西跟在身后,机灵鬼。


 


随后他一愣,攻进大帅府不行,留在山上也是长久之计,倒不如像那个少年,一走了之。在这待下去,命都保不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于是刘备利用剿匪之名,带着关羽一行全都跑到了群龙无首的大汉省,大汉省位于各军阀势力角力边境,加之这里也曾经是他和张飞起步的地方。他一到这,立马组织军队,他也去剿匪。回来以后本地豪绅势力立马倾倒,说什么唯刘将军马首是瞻。


 


刘备面上开心的很,甚至还摆了几桌宴席。而让刘备由衷高兴的是,他得了个趁手的参谋法正。


 


简雍是刘备的发小,只是家变之后刘备就离开大汉省往北去了,这次回来,简雍替他把本地的青年才俊都拉拢过来,为他所用。法正是简雍的好朋友,被简雍引荐,不仅是个人才,还是本土派中的大势力。本地的地头蛇,面服心不服,刘备正是苦恼这个,而法正的到来让他不知道省了多少力气。


 


还有个叫诸葛亮的小青年,他在各个家族里竟然都当过掌柜,原因是他在谁家的堂口,谁家就会生意大好。不仅仅因为这,刘备特殊注意他是因为他并不是本地人,而是从其他地方赶过来的。


 


后来刘备派人去查,那个时候也算是大事,诸葛家族有个小孩儿离家出走了,都动用皇协军去找了,闹得沸沸扬扬的,可惜也没找到。八九不离十,就是他了。


 


在刘备的授意下,诸葛亮被简雍忽悠到刘备的一家商行里当掌柜,为什么说忽悠呢,因为简雍给他开了不知道多少空头支票,也没告诉他这是刘备的产业。


 


简雍给刘备汇报情况,刘备拿手点他:“你呀,这么骗人家小孩儿,这不好。”


 


简雍忽然拿眼睛瞪他,一脸恨铁不成钢:“哎哟我的刘大帅,你可不能把他当小孩儿,这小子可鬼精鬼精的。他明显已经看出来我给他的承诺很有可能不会兑现,而且混商圈这么长时间,他不可能不知道这家商行是谁的,但他也一口答应下来,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办好交接工作,直接来商行上班了!”


 


说着简雍皱起眉头倒吸一口气:“嘶,不对劲啊,这小子图什么啊!”


 


刘备全程憋着笑。简雍看他这样,拿胳膊肘怼他一下:“你笑什么呢?!你不觉得奇怪吗?”


 


刘备不再憋着终于笑出声,意味深长的拍拍他的肩:“这件事你办的好,晚上带着糜竺和法参谋咱几个吃个饭。”


 


简雍私下去跟糜竺和法正念叨这个事,希望他们知道些什么风声。糜竺哎哟一声:“说来话长了,这可是你们大帅的缘分呐!”


 


刘备暗地里去看过他,像看看他是不是传说中那么神,也想看看,这么长时间变没变样。变确实是变了,头发往后一梳,像个大人,加上老练的风格,还真的不能当小孩儿了。


 


不久,就迎来了刘备到大汉省的第一个新年。气氛一到,刘备忽然想起来,该去看看那小孩儿了。一到商行,伙计就说掌柜的早就不在了,刘备觉得奇怪,问诸葛亮往哪去了,伙计哈哈笑,挺胸抬头,一脸骄傲:“掌柜的这么厉害,当然是被调到刘大帅的府上去啦。”


 


刘备哈一声,爬得可真快啊。


 


春节之前,各商行掌柜就开始陆陆续续到刘府上去报账,刘备找了个相对空闲的时候去看了看。诸葛亮在人群中拿着一双黑亮黑亮的眼睛注视着他,刘备只是余光看了他几眼,讲了几句话就走了。


 


他暗自想象诸葛亮落寞的神情,有点心疼,有点无奈,还有些想笑。


 


年后不久,糜竺和简雍找到刘备,说大管家的位子该换人了。这个诸葛亮,太不一般了。


 


简雍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这个老头子不服不行啦。”


 


糜竺也点头表示赞同:“他在我手下管帐,我就真的当起甩手掌柜了,这样我这个大管家还不如不挂着名,索性让他当,我正好专心当我的参谋。”


 


刘备拍了一下简雍:“你说谁老呢?!”


 


简雍和糜竺愣了一下哈哈笑。


 


刘备笑着说:“好好好,你们觉得好,看来真的不错,我也没什么异议,你们看着办吧。”


 


可能是在抽芽期,只是过了个年,刘备就觉得诸葛亮长了不少。这回一当大管家,和刘备照面的机会就多了起来。刘备看见他也高兴。


 


诸葛亮有一次调笑说,以为刘备真的不喜欢他,装得就像不认识似的。


 


刘备哈哈笑摸他的头:“小屁孩儿懂什么?为了你好,你现在坐在这个位子上稳稳当当,我以前要是偏向你,你看你现在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诸葛亮长哦一声:“你还真相信我能做到这个位置啊。”


 


刘备哎呦一声:“您可厉害着呢!”这个语气和其他人在背后说他的语气一模一样,诸葛亮被他逗得前仰后合。


 


最近报纸上总有人明着暗着的骂他们刘大帅,冷嘲热讽的让刘备哭笑不得,也不知道哪得罪这群太岁了。尽管来了一年多了老先生们还是看不惯刘备,觉得他粗俗,他们“文人届”很是唾弃这位“土匪”,有时候组团写文章骂他,见他没什么“活动”就越骂越起劲。这让刘备名声受损,但刘备也无可奈何:“我能怎么办,总不能上门去威胁人家,把人家嘴堵上吧,这不更乱了套了嘛!”


 


简雍和法正道:“我去替您打探打探情况,替您说说好话,让他们别老揪着您不放。”


 


刘备挥手:“你们怎么可能说的过这群老学究,他们也固执得很呐!”刘备慢慢陷在沙发里,闭起眼睛,皱着眉头一手揉着眉心。


 


简雍法正还要再说,被诸葛亮用眼色制止住了,俩人一看也不再固执,问了声就告退了。诸葛亮摸着下巴轻轻道:“我曾经和几位先生讨教过问题,也算有点接触,要我说,他们的共同诉求,就是一个讲桌,一块黑板,一个讲台。”


 


刘备忽然睁开眼睛,身子坐正:“继续!”


 


诸葛亮笑道:“咱们大汉省还在搞私塾,不像别的省,已经搞起大学校了,这帮先生眼红的很啊!现在您是管事的,他们不骂你骂谁?”


 


刘备拍脑门:“哎呀!要不怎么说我是粗人!我是真不懂你们那些弯弯绕!”


 


还是在诸葛亮的督促下,仅仅半年,学校就办起来了。接着就是风向大变,刘备摇身一变,成了青天大老爷,赞美之声不绝于耳。


 


刘备也去学校看过,被全体师生热情接待。


 


被欢送出来的刘备坐在坐在汽车上,叹了口气:“在这种环境里待久了容易丧志,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对对!还是你有文化!”


 


刘备忽然一惊,他猛的坐起来,看着身边的诸葛亮:“你也去上学吧!”


 


诸葛亮第一次露出疑惑的神情。


 


刘备眼里略有不舍:“我总不能把你拴在我身边,你不在还有糜竺和简雍,还是上学比较重要。”


 


没有想象中的一些回应,诸葛亮面无表情盯着他,刘备有点发毛。过了一阵,诸葛亮点点头:“我回去就交接一下工作。”


 


刘备拉着他的胳膊:“你不开心啦?你这孩子!平时不挺爱学习的嘛!怎么还不爱上学了呢?!上学学知识,省的长大像我似的被人说大老粗。”


 


诸葛亮趁势转过脸亲了他下巴一下,刘备瞬间没声了。一直沉默到刘府。刘备低着头跟他说:“那个,那个,我,我还有点事。”刘备看他一眼又迅速低头:“你下车吧,我还得去别处呢。”


 


诸葛亮看了他一眼,也没说话就下车了。


 


此后三天就没在刘府里见过刘大帅。诸葛亮交接完就去找他了,是在一个客栈茶馆。


 


诸葛亮冷笑道:“宁可在茶馆里住也不回家,你想什么呢?”


 


刘备赶紧给他倒茶:“不不不,真有事,你别生气。”


 


诸葛亮看他这样收起冷脸,叹了口气,坐了下来。


 


“你总不能躲着我吧。”


 


刘备看着手里的茶杯,点点头:“但是我想,早恋不对,耽误学习。”


 


诸葛亮又冷笑一声,起身就走了。


 


刘备看着他的背影,又补了一句:“好好学习!”


 


结果整整一个月,诸葛亮都没回刘府。


 


刘备暗自想,学校离家挺近的,为啥不回家。


 


他去学校找到了诸葛亮,诸葛亮抱臂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不怕耽误我学习?”


 


刘备看着一身学生服气势还这么扎人的诸葛亮,有点失神。


 


诸葛亮捶了他一下,刘备呵呵笑:“你总得给我打个电话,我得知道你近况。”


 


诸葛亮一脸我懂的表情,这让刘备手足无措。


 


诸葛亮哈哈笑:“逗你呢,我在这挺好的,以后我隔段时间会给你打电话的,你放心好了。”


 


刘备这才舒一口气,这小祖宗终于不生气了。


 


假期的时候,诸葛亮有时候也会管一管帐,偶尔调戏调戏刘帅,但大多数时候都摸不着人,刘备也不过问。他以为大多数学生都是这样的。


 


时间一晃,诸葛亮就毕业了,刘备觉得这也太快了,诸葛亮说他跳级了。刘备哈哈笑:“你怎么这么有主意。”


 


诸葛亮认真注视着,刘备也收起笑容严肃起来。忽然,诸葛亮单膝跪地,一只手牵起刘备的手。


 


“我即将去外省念军校,临行之前,我想要一个答案,让我安心好吗?”


 


刘备觉得信息量有点大,一时没反应过来。


 


诸葛亮低声笑:“我可从来没这么求过人,可累着呢。”


 


一听累,刘备才反应过来赶紧把他拉起来:“从哪学的这么一套!”


 


诸葛亮哈哈笑,双臂环着他的脖子:“这种事只能自学成才。”


 


说着就轻轻吻了他一下。


 


刘备扶着他的腰,一动不敢动。


 


蜻蜓点水之后诸葛亮向后退后一步哈哈笑:“刘大帅才是真君子。”


 


刘备无奈的跟着笑:“你啊。”


 


刘备很是不舍,诸葛亮眼神坚定的看着他:“等我回来。”


 


刘备又把他拉过来,紧紧的抱住他,轻轻的在他耳边说:“去吧。”


 


一个雨夜,刘备得到消息,东北已经全面失陷,并成立个什么满洲国。不知怎么的,他眼前一黑,心里一阵绞痛,不自觉身形一晃,法正和简雍赶紧上前扶他坐下。


 


他一手捂着胸口,喘着气,一手紧紧攥着情报:“成什么样子!”说着眼前一黑,胸口闷的很,他不得不咳嗽几声。几个人劝他保重身体,刘备挥挥手:“都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第二天他立刻叫人去打听诸葛亮的消息,得知他还安安稳稳的在军校里念书,刘备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是懊恼:“当初就不该受他哄骗,让他走那么远,去上什么军校!”


 


可该来的总会来,诸葛亮的消息忽然就断了,去了哪里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不知道,就像人间蒸发。刘备自己也已经焦头烂额,受着几方势力的拉拢控制,外面还有敌寇,这让他身心疲惫。


 


就在这时,他遇见了徐庶,表面上是一个算命先生。


 


徐庶问:“您最想干什么呢?”


 


刘备答道:“抗击敌寇。”


 


徐庶叹口气:“您已经有了决断,我就不必再多说什么了。”


 


刘备一愣,紧接着豁然开朗。


 


战争是残酷的,刘备每一次面对炮火都下意识想起那个精灵般的青年。他不止一次梦到诸葛亮就死在他面前,死在敌人的枪口下,浑身上下都是血窟窿,他抱着诸葛亮,试图去堵,自己满手也都是热的粘稠的鲜血,他就用没沾血的袖子替他擦脸,情到痛处,他就又惊醒,一次又一次的生离死别逼得这位铁血将军夜深人静时,总是哭的泪流满面。


 


他把诸葛亮当管家时的相片翻出来,放在靠近心口窝的兜里,打完一仗,晚上他都拿出来看看,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看看。在漫漫长夜里,在鲜血遮住双眼时,总有个人,轻轻的拉他一把。他想,他得活下去,总归要活下。


 


他又当起了师长,只是这个师长和以前的不太一样。徐庶也成了政/委,他是搞地下工作的,是刘备的领路人。真正揭开真相的时候刘备哭笑不得:“预谋已久!”


 


刘备的梦应验在了关羽身上,这位身先士卒的将军终是倒在了走向胜利的路上。刘备拿着一壶他最爱喝的酒,和两个酒盅,在他的碑前,坐了整整一下午。


 


晚上他的好同志好兄弟果然入梦,他梦见他们在胜利之后,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彼此嫌弃了一番。桌子上摆了几个小菜,几个人就开心的合不拢嘴,喝白开水,侃大山也根本就停不下来,说什么第一次见面觉得这位大哥奸诈的很,他们就哈哈大笑。后来他都累了,这场狂欢才算结束。他一众和关羽都不舍的看着彼此。


 


一束光照在他的眼皮上,刘备慢慢睁开眼,一摸脸,全是泪水。他已经把自己硬汉的标签撕掉了。哭来哭去倒像个大姑娘。


 


在血与泪的交织中,他一步一步,终于走向了那个胜利。他又被分配回大汉省。重归故里的他有些百感交集。他修的那所学校已经损毁大半,站在废址前,时光好像倒退到很多年前。他也是站在学校门口,一个青年就向他走来,一靠近他,眼睛就弯起来,嘴里就开始念叨最近的趣事。


 


他笑的样子,就像是一缕光,是一缕光。刘备慢慢伸出手,像是挡住直射过来的阳光。没想到,乌云忽然把太阳遮住,竟然开始下起了小雨。雨水打在脸上,他回过神,想要回去了。一把伞就这样撑在他的头顶。他转过头。“徐政/委?”


 


刘备带着徐庶回了省里。徐庶笑着说:“我给你算一卦吧。”


 


刘备摇摇手:“不兴这个了,不算了。”


 


徐庶说:“还记得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情景吗?”


 


徐庶捞到了刘大帅,硬要给他算卦。外人看来那时的刘大帅烦事缠身,也是病急乱投医,竟也信了江湖术士的话,把他留在了自己身边。


 


徐庶一身道服,还戴个茶色的圆眼镜,摇头晃脑煞有其事:“哎呀!刘大帅,你命中有一天机啊!”


 


刘大帅嘶一声,摸着下巴皱眉看着他:“怎么说?”


 


“所谓天机不可泄露,您这很隐蔽啊!”


 


刘大帅一拍大腿:“真准啊!”


 


徐庶又牵起他的手给他号脉,一手捻着他自己粘的小胡子,闭着眼睛道:“您最近情绪很不稳定,气虚,食欲不振,失眠多梦,看来这是天机作祟啊!”


 


刘大帅又嘶一声,眉头皱得更深:“又怎么说?”


 


“怕不是这天机真的跑到天边去了!”


 


刘备哎呦一声:“可不是!我不想让他跑那么远读军校!他愿意去我有什么办法?!这可不就是浪到天边去了?!”


 


刘备一愣,接着一下就蹿起来:“你有他的消息了?!”


 


徐庶微笑着点点头:“我特意给你找了找,没想到真给我找到了。他很好,别担心。”


 


刘备眼含泪花,嘴角有些颤抖,但还是弯了起来:“好啊,活着就好啊!”


 


晚上刘备准备了点凉菜和半瓶白酒,俩人坐在小凳子上,又不自觉说起以前的事。刘备是感激他的,只是这感激的话,他以前从来不说,今天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作用,刘备恨不得把他前半辈子的心里话全都倒出来。


 


这时刘备看起来已经半醺,他脸色微红,有些气短,眼睛微微眯起来,他终于说到了诸葛亮:“那时候,他就是一小屁孩儿!才,才这么高。”说着刘备站起来,拿手比划一下,又坐下。


 


“哎哟,要不是他太小,黄嘴丫子还没褪净,真没人会把他当小孩儿。你说老天爷怎么就这么偏爱他呢?他怎么就,怎么就这么好呢?”


 


后来徐庶把他架到一边,让他安安稳稳的躺下,叹了口气,轻声离开了。


 


第二天刘备去送他,徐庶嘱咐道:“不知道是真是假,诸葛亮可能在近期要调离岗位,自愿脱军装啊,真是少见。但他要去哪,我也不知道。”


 


刘备拍拍他的肩:“多谢了!有心了!”


 


过了半个月,组织给他空降了个秘书长,他忽然有种预感。尽管头发已经斑白,面容也很消瘦,他还是特意把自己好好拾掇一番。他早早的就去大门口等,远远的看见军车,他就开始紧张,不自觉的就站了军姿,手也无意识的紧紧的攥着裤子。


 


车缓缓停下,下来一位穿着深蓝色中山装的挺拔青年,他逆着光慢慢走过来,好像过了小半辈子,刘备就看着他与阳光融为一体。他伸出手,摸到了阳光,他收紧臂膀,把阳光紧紧锁在怀里。


 


诸葛亮轻轻的说:“我回来了。”


 


刘备的眼泪打在他肩头的中山装上,染成了一个个黑色的小点。刘备呵出一口气,也笑着说:“欢迎回家。”


 


END



评论
热度 ( 71 )
  1. 玄亮圈粮食主页栗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晚来天欲雪栗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常枕书剑梦旌旗

© 玄亮圈粮食主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