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亮圈粮食主页

各种玄亮粮食推荐

诸葛文煜:

拯救雷文梗的活动
@玄亮圈粮食主页 艾特墙宝
我估计我会掉粉🌚
都没几个粉还掉什么🌚
顺便说一下,下星期回来如果满半百粉的话,你们选梗给我写🌚
写得很烂,不喜勿喷


一桌精致的饭菜。刘备看着奴仆进进出出,将御厨精心烹制的食物一道道端上来,再摆好碗筷,忙得不亦乐乎,心情竟有些愉悦。
自从他提出要兴兵东征,除了朝会,好像就没有和孔明说过话了。
他一直在躲着,不肯与他正面交流,来维持表面的和平,刘备知道。
关羽的死让刘备恨不得立刻出兵讨伐东吴报仇雪恨,但他的丞相,主张一直是联吴抗曹啊……诸葛亮自然也深知此点,所以一直不去见刘备,只是为他处理着繁琐的政务,维持着国家经济的稳定,对东征之事只字不提。刘备也没有召见过他,两人私底下没有任何交集,似是真的生疏了。
他自是希望不要东征。刘备心想。但除了东征还能怎么办?征怎样给二弟报仇雪恨?怎么能恢复隆中对跨有荆益的战略布局?怎样兴复汉室,还于旧都?
饭菜的香气充斥在寝殿里,刺激着刘备的嗅觉。倒还真觉得有些饿了。
“来人,”刘备喊道:“请丞相来,共用晚膳!”
希望今天这餐饭,能消除我们之间的隔阂吧,能让他明白我的苦心。

原先的左将军府。
刘备称帝后,便不再住在这里,只留下诸葛亮一人守着这宅子。刘备没有给诸葛亮单独设府,但这里每天吞吐的公文和处理的国家大事,让这里成为了名义上的丞相府。荆州的丢失给这位年轻的丞相增添了无限的压力,虽疆土只剩下益州,但需要处理的事物丝毫不必以前少。如山的文书堆在案上,不时有下人或是官吏抱走一堆已经批阅过的文书,转眼间又送来另外一堆,大大小小的官员三三两两进入府中禀报要事,或是要求丞相主持公道,门庭若市。这让诸葛亮有些头大,不得不忙到两三更才休息,次日清晨便起,惜时如金,甚至连捶捶腿揉揉太阳穴的时间都不肯浪费。额角新冒出来几根掺着白色的发丝让他仿佛几个月内老了好几岁。此时,他正伏在案上,细细地看着表章。
“丞相,宫里来人了。”一个小厮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却没注意自己的胳膊碰到了什么。
“哗啦”一声,案上摆着的一摞文书全部倒在了地上,散成一团,发出巨大的声音,吓得那小厮脑子一阵空白。但他很快回过神来,下意识跪倒了在了地上。“丞相恕罪!”他浑身不住颤抖,头紧紧地贴在地面上,生怕把这位大汉丞相给惹生气了,小命不保。
诸葛亮在文书中埋得深深的头颅抬了起来,微眯着眼睛。放下笔,随即站起身,看见地下乱成一堆的文书,叹了口气,说道:“起来吧,别跪着。”从早上一直坐到现在,腿不住地发麻,眼睛也有点胀痛。他抬起手揉了揉眼睛,眼里尽是掩饰不住的疲惫。弯下腰去,逐个捡起叠成一摞,重新放回案上。
又有一人跑了进来,是刘备的近侍,他喊道:
“诸葛丞相,陛下邀您共进晚膳。”

“陛下,丞相到了。”
刘备正百无聊赖地躺在榻上翻着他的丞相给他抄录的《商君书》,一听到,坐了起来,下意识整了整衣冠,连忙喊道:“快进来!”
一个白衣羽扇的身影走了进来,微低着头,径直走来。
“臣诸葛亮参见陛下。”羽扇搭到臂弯,脊背弯曲成一条美丽的曲线。
刘备赶紧将他扶起,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细细端详,他的丞相仍然风采翩然,但眼间鲜红的血丝和微微泛黑的眼圈,昭示着诸葛丞相又没休息好的这个事实。再看鬓间,一根头发白的刺眼,像一根针一样刺在刘备的心上。
孔明,你也老了吗?
刘备强笑着,拍了拍诸葛亮的肩膀,问道:“多日不见,丞相可还安好?”
诸葛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但又很快掩饰了过去,答到:“臣一切安好。”
“净说瞎话,”刘备眼里含着心疼,“朕又不是看不见,你注意身体,别太劳累了。”
“谢陛下关心。”说着他又要弯下腰行礼。刘备眼一瞪,直接一掌拍在诸葛亮的背上。“别跟朕拘礼!”刘备说道。接着他搂着诸葛亮的肩膀直接拉到放满食物的案前,“朕等了你半晌,你看,菜都快凉了,都快把朕饿死了!”
诸葛亮有些哭笑不得,面对着自家君主时不时冒出的固执的孩子气,他束手无策,怎么都无法改变他的想法。他只好坐下。
刘备也坐下,夹了一筷子菜,放到诸葛亮面前的碗里,说道:“孔明,请。”
诸葛亮刚想开口说这与礼法不符,可看见刘备期待的眼神,生生咽下了这句话,只是笑说:“谢陛下。”
届时无言。
两人都默默吃着饭,一句话也不说,安静的可怕。
“丞相,”刘备终于开口道,“你还反对东征吗?”
“果然……”诸葛亮想着,却一声不吭。
见诸葛亮不说话,刘备又继续说道:“连你
……都要反对朕吗。”
“臣……”
“朕知道,你不愿东征。先不说诸葛子瑜在东吴为官,隆中对中你也提出要交好东吴,共抗曹魏,可如今形势,不得不东征啊。”没等诸葛亮说完,刘备便一把打断,缓缓说道。
“从国家讲,季汉新失荆州,不可偏安益州。而曹魏那里,兵力雄厚,要想扩充疆土就只能出兵江东,且荆州此时在东吴手中,攻打东吴,才能恢复隆中对。从私情论,二弟死于碧眼儿之手,朕恨不得现在就杀去建业宰了孙权小儿!”刘备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眼中含着浓浓的杀意。
“陛下!”诸葛亮皱紧了眉头,却无话可以反驳他的这位固执的帝王。
“孔明,你还是不明白吗?”刘备倒了一小杯酒,一饮而尽。
“若是诸葛子瑜被江东所害,你会不会和朕的想法一样?”
“……”
诸葛亮本想说什么,却不得不保持沉默。
气氛再次变得十分诡异。
眼看着一大桌子菜基本被消灭殆尽,诸葛亮刚想起身告辞,突然,一个内侍推开了寝殿的门,打破了这寂静。
“陛下,阆中部将吴班,夜闯皇宫,请求见驾。”
诸葛亮的心咯噔一下。
那么晚了,莫非是张飞将军……
看向刘备,刘备仿佛也有同样的预感,脸色铁青。
“陛……陛下……”吴班的声音颤抖着,嘴里不住喘着粗气,明显是急匆匆赶来的。
“快说!”刘备的眼睛瞪得很圆,眼里的惊惧掺杂了一丝希望。
“……叛将范疆张达……昨天深夜杀害了张将军,并把张将军首级带去投奔东吴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啪”的一声,刘备手中的筷子掉到了地上,绝望的声音随之而起。
“三弟!”刘备紧攥着拳头,青筋暴起,又一下重重地敲在案上,“休矣!”
刘备眼睛瞬间变得通红,指甲竟刺入肌肤,血流在朱红色的地板上,消失不见。
“孙权小儿!”又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
“陛下!”诸葛亮担忧地喊着,又赶紧对旁边站着的侍从吩咐道:“快去请御医!”
“孔明!”刘备的眼睛血红,再次问道:“你可还反对东征!三弟也被他们害死了!”
诸葛亮不愿再说,他知道再说,也是于事无补,更会伤了他的君主的心。
但刘备却觉得,诸葛亮在与他做着无声的抗衡。
满腔的怒气,变成一句未经思考就脱口而出的恶毒的话:“你以为,没了你的扶助,朕就不能自立了吗?”
像一把刀子直直的捅进诸葛亮的胸膛,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痛得无法呼吸。手变得冰凉,颤抖着寻求着温暖。
他想起,刚出山时,关羽张飞不满他得刘备如此器重,刘备为了袒护他,说出了那句“如鱼得水”。
而如今呢,当年的鱼,变成了万人跪拜高呼“万岁”下腾飞而起的龙,到了无法企及的高度,便不再需要水吗?
他已经不需要我了吗……
颤抖着张开嘴,死死抑制住眼泪,喊出那个熟悉的称呼:“主公……”
但刘备仍冷笑着说道:“别说了,诸葛丞相,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回去歇着吧。”
眼泪快要止不住了,他僵硬地弓下身子,努力控制着不住颤抖的声音轻轻说道:“臣告退。”
他闭上了眼睛。
走出去的一刹那,泪水从眼角夺眶而出,两行清泪流在这位丞相已不再年轻的面孔上,凝成清晰的痕迹。





………………分界线………………
文煜:不知道怎么结尾好方🌚
丞相:……你愿咋地咋地
文煜:我让你昏一个?或者抱头痛哭蜷缩在墙角?🌚
丞相:……把孤的章武拿来,这小子不想活了
文煜:救命啊!!!🌚


好吧🌚没有结尾
写的渣死了……『捶地痛哭』

评论
热度 ( 23 )
  1. 玄亮圈粮食主页枫华转角处的文煜 转载了此文字

© 玄亮圈粮食主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