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亮圈粮食主页

各种玄亮粮食推荐

九锡

子非001:

 @玄亮圈粮食主页 :总算可以交作业了,三个小时赶出来的的雷文……






成都,丞相府。


蒋琬盯着面前的锦帛,抬手捏了捏眉心,发出了今天的第二十三次叹息。对面的费祎没心没肺的笑道:公琰如今越发的像丞相了,这动作简直一模一样。蒋琬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有空在这里说这种话,不如赶紧一起想想这该如何向丞相交代。 


该怎么交代就怎么交代。


蒋费二人吓得一哆嗦,同时从坐席上弹跳起来看向门口:丞丞丞相……您怎么回来了?


诸葛亮站在门口扫了他们几眼,看着面前两个亲信在这逼视下缩小了几圈,这才迈进门在上首坐下:赶路回来的。


啊?蒋费二人隐晦的交换了一个眼色,再看到紧随着诸葛亮身后的某人,蒋琬不由得大吃一惊:你是……


长相平凡的青年男子温和的一笑,拱手作揖:在下狐忠。


 


…………………………………………


好大的胆子!诸葛亮霍然站起,挥手将面前几案堆积如山的竹简扫落在地。蒋琬浑身一颤,他还没见过诸葛亮发这么大的火。而出了这种事,他这个留府的参军也是难逃其咎。


 


休昭和巨违呢?传他们立即来见孤。诸葛亮冷冷的传令。


蒋琬浑身一哆嗦,诸葛亮自称“孤”的时候意味着事件已经十分严重了……只传休昭和巨违……那是不是意味着……


他急急抬起头:那君裔呢?


 


诸葛亮冷冽的眼刀横扫过来,蒋琬哆嗦着把头抵到了冰凉的坐席上,再也不敢出声。


狐忠首先打破了这一片寂静:丞相打算如何处置李严?


诸葛亮冷笑一声:孤为了大局一再忍让,他竟如此丧心病狂,如今也是忍无可忍……孤明日亲自去见他,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骠骑将军府。


李严看着面前的锦帛,不由自主颤抖起来:丞相果然好算计,狐忠前几日突然失踪,想来他其实是丞相在我身边安下的暗子吧?这时候我的府门外已经被羽林军包围了吧?


诸葛亮挑了挑嘴角:正方如此倒行逆施,危我大汉社稷,狐忠忠义之士,自然看不惯你行事。


忠义之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倒闻所未闻忠义之士为人做暗子的!李严突然笑得前仰后合:倒行逆施就倒行逆施吧,我倒想请问丞相如何处置我这坏你大事之人?


诸葛亮低头瞧着手里的茶杯,修长的手指在茶杯精致的花纹上摩挲,并不回答他。


你不敢杀我!李严挑衅的看着他:我是大汉的骠骑将军,中都护,和你一样的托孤重臣!杀了我,朝廷动荡,你冒不起这个险!


啪的一声爆响,茶杯被诸葛亮狠狠的摔到了地上,碎成数十片。


你还记得自己是托孤重臣!诸葛亮怒视李严,咬着牙一字一字从咽喉中挤出,声音暗哑中透出杀气。


李严刚要反驳,却发现自己在这大汉丞相的威严中不由自主瑟瑟发抖,浑身像被大雪天的冷水浇透一样,血液仿佛都停止了流动。


我……李严运足了气才听到自己微弱的声音:不是你一个人受先帝隆恩的……。


话未说完,诸葛亮一挥手已经把木简砸到了他脸上:你还有脸提先帝?你怎么不去惠陵自刎告罪?


李严捂住脸哈哈大笑起来:诸葛亮啊诸葛亮,你还是说出来了吧,你就是想我死!……可你又不敢杀我……,你这伪君子!他突然声嘶力竭的吼了一句。


诸葛亮端坐不动,冷眼看着李严,直到他的声音慢慢小下来,低下头不敢看他,这才淡淡说道:孤不杀你,不是不敢,而是不能。你说对了一点,我大汉朝庭如今经不起动荡。还有,孤要让你亲眼看着孤克复中原!


 


克复中原?哈哈哈哈哈…!李严又笑了:那好,丞相既然不杀我,那打算以什么罪名定我的罪呢?不要告诉我,是因为司马懿和我通了几封信吧?可别忘了你自己也和他通过信的。


诸葛亮面容不动:我和他通信可不是通过他的小妻的。


李严:………………果然是狐忠告的密!好,事已至此,丞相想要如何?


诸葛亮把早已准备好的锦帛放到他面前,李严看了看,叹气:这么蠢的事情,看起来像是我做的吗?


你都能公然劝我加九锡,做出这么蠢的事情也很正常。


李严哑然无语,看着诸葛亮站起身要走,突然叫住他:孔明!


 


嗯?诸葛亮回身看着他。


你为什么就一定不能容我?我不过是要拿回本属于我的东西。


 


属于你的东西?诸葛亮冷笑:那不是你的东西,那是我的。他跨前一步,居高临下看着李严,再次强调:那不是你的。诸葛亮举起手臂一圈,这天下是我和他一起打出来的,是我和他的,谁动一下都不行……至于你,你不配!


 


哈哈哈哈哈哈哈!李严第N次大笑出声:好好好,你这是真心话!他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抬头看着诸葛亮:我现在相信那句加十锡也是你的真心话了。不过前面那句么,呵呵呵呵,把皇帝称作知己……李严大笑着摇头。


 


丞相,你有没有听到过一个说法?白帝城托孤的时候,先帝其实在帷幕后埋伏了刀斧手?


诸葛亮不屑的冷笑:正方这是侮辱先帝还是侮辱你自己?你当时不也在吗?


嗯,是的,这种谣言简直假到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相信!李严点了点头,回身按动书架上的机关,书架翻下露出一个极小的密室,里面放着一个锦盒:所以,为了感谢丞相的不杀之恩,我有个小礼物送给你。


李严拿起锦盒递给诸葛亮,向他露出了一个诡秘的笑容:丞相请回府再看哦。


 


丞相府书房。


诸葛亮打开了锦盒,里面躺着一张丝帛。


这是?诸葛亮一晃眼瞧见上面熟悉的字迹,不由得双手发抖,他定了定神,拿起丝帛,上面浑厚有力的字迹写着:葛氏如有谋逆之心,可斩之。


诸葛亮身子一晃,跌坐下去。他使劲揉了揉眼睛,不错,还是那几个字,还是那一笔他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甚至已经刻进骨子里的字。


丝帛从他手里滑了下去,不用照镜子,诸葛亮都知道自己的脸色肯定像鬼一样。


哈哈哈哈哈!知己未答,知己未答……,诸葛亮喃喃自语,他已经明白了李严把锦盒交给他时为何会有那诡秘的笑容。


哈哈哈哈,还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啊。


诸葛亮闭上眼,仿佛回到了那年的永安宫,他效忠一生的君主是怎么说的来着,他又是怎么回答的来着……往昔刻骨铭心一般的记忆突然模糊不清,再也回想不起来。


仍然清晰的画面是垂危的帝王最后和他说:孔明,百年之后可愿长陪朕身边?


满眼是泪的丞相说不出话,只是拼命点头。


…………


诸葛亮的手无意识地在柔滑的蜀锦上滑动着,碰到了腰间挂着从不离身的玉佩,刘备送给他的第一件像样的礼物,羊脂白玉双鱼佩。


他送给他礼物的样子,本来可以记一辈子呢,怎么现在一点都不记得了……诸葛亮修长的手指猛地一用力,咔擦一声,玉佩断成了两半,鲜血从手指上滚了下来。


诸葛亮把流着血的手指举到眼前看了看,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走到书架前,那里架着他的章武剑。


 


章武剑出鞘。


看着寒光闪闪的剑身,诸葛亮出神的想:这么利,想必刺进去的时候也不会疼吧。章武啊章武,你还没有饮过血吧?可惜不能让你饱饮奸人之血,所以,现在你就饮我的血吧。


章武剑划过手掌,鲜血流淌在章武二字上。


还剑入鞘,诸葛亮给自己包扎好,回到案前奋笔疾书。


 


来啊,把这信八百里加急送去汉中魏延将军处,那封信送去张裔府上,再叫蒋琬,费祎,董允,向宠前来见孤!


 


…………


 


精锐的百人队全副武装排开在头戴三梁进贤冠,身着玄黑朝服的大汉丞相身后。大殿中的文武百官如一群虾米一样躬身站立,假装没有看到汉丞相腰间挂着的章武剑。


诸葛亮看也不看瘫坐在宝座上的后主,只是面无表情的吩咐:妖言惑众惑乱宫廷者,斩!


顶盔贯甲的侍卫出列,将地上瘫成一团的太监拉了出去。


骠骑将军李严废为庶人,流梓潼郡。


侍中,侍郎及尚书台未恪尽职守,及时发觉奸谋,以致陛下为奸人蒙蔽,北伐大计功败垂成,均罚俸一年,百官均以之为戒!


文武百官齐齐拜伏于地谢罪。


诸葛亮转身面对后主,刘禅哆嗦着身体就要往下滑。


相父……相父……,朕知错了,知错了……,刘禅脸色惨白。


诸葛亮在心里叹了口气,躬身扶住刘禅。


 


当日丞相府留府长史张裔暴毙,诸葛亮擢蒋琬为长史。


 


三年后,汉丞相的战车再次从汉中北上,一去不复返。遗嘱葬于汉中定军山,离成都惠陵千里之遥。


 


END


 











评论
热度 ( 38 )
  1. 玄亮圈粮食主页子非001 转载了此文字

© 玄亮圈粮食主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