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亮圈粮食主页

各种玄亮粮食推荐

【玄亮十世·架空au篇】灯明四十九天(完结)

舞舜华:

PS:啊啊啊啊啊,我终于完结了!!!!求评论嘛!要是评论多的话,我就写番外~


(8)七七

“孔明……孔明!你……醒啦!”

“我答应过你。”

衣不解带寸步不离,刘备疲惫地满是血丝的眼睛在见到诸葛亮的笑容时,忽然就蕴满了眼泪。

刘备记得曾经,诸葛亮总是爱笑他眼泪来得快,无论真情实感还是装苦卖惨,两只眼睛里的水说来就来,比府中的伶人戏子还厉害。

刘备任着诸葛亮与他没大没小调笑,心底里却偷偷不以为然,他没觉得自己有多爱哭。七尺高的汉子,喜怒不形于色,哪有没事儿就抹眼泪掉金豆子的。尤其是现在,他与诸葛亮相处四十余天,如此大起大伏,还从没在诸葛亮正当面掉过眼泪。

但显然不包括现在。

刘备不知道有谁能经过这日月无光的两天两夜,终见伊人醒来,能够不一时喜极而泣。无论后面还有多少时日,但已经比最差的结果好得太多了。

刘备努力回想自己在永安宫时,他的丞相是不是也如此时的自己。不过那时,他的丞相就没有哭,他是一直笑着的。可是,他的丞相哪里是常人?而自己,也定是不愿意见到人哭的——他的心理,丞相必然清楚。

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刘备无法让自己和诸葛亮易地而处。若他亲眼看见诸葛亮在眼前消逝,他必无法还保持着笑容,去处理一个山河破碎的国家。光是远远听见关羽败亡,自己就已乱方寸。

但这是他的丞相,他的盘踞在身后的龙,他答应了自己,就当然能做到。

“孔明,我在后山上有一座草庐,庐中有一眼温泉。虽然没有桑树,但前后都是松柏。这两天我叫人收拾好了,也打扫得干净,你可想去吗?”诸葛亮想坐起,刘备忙上前一面扶他一面轻声道。

“草庐?”

诸葛亮此刻精神好了许多,正缓缓喝水,听刘备说起,突然弓着背笑起来。他笑得直抖,把刘备吓出一身冷汗。

“刘大人,我睡了多久?”诸葛亮慢慢静下来喘着气,开口道。

这一来把刘备问得疑惑,只得直接回答:“两日。”

“两日……”诸葛亮长舒一口气,“这两日内,刘大人没去准备后事,而是准备了草庐?”他说罢好笑地看着刘备,嘴角又提了起来。

刘备不喜欢听诸葛亮开这样的笑话,他说得仿佛不是他自己的命。“丞相答应了备。”刘备道,“而现在看起来,你的精神好多了。”

“确是感觉好些。”诸葛亮有些奇异地把水杯在手中转了一圈,像是才发现。“刘大人就不怕我是回光返照,然后突然死在你的草庐里?”

刘备原本十分振奋,听诸葛亮说这话,立时黑了脸。

诸葛亮知道自己玩笑开过了头,他本想对刘备说不要那么认真,又不是他刘大人的命,自己来章武县之前就准备好了最差的结果,能活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但在刘备的目光下,诸葛亮莫名感到愧疚,似乎是自己办错了事。

“好,刘大人盛情相邀,我又如何能不去呢?”诸葛亮转开话题。

按规矩,他本不应该离开章武县衙,不仅是自己的身体,还有护卫,还有供给,忽然去了后山,一切都会突然脱离控制,蒋琬与姜维那边,只有宫中朝廷,一定会乱到天翻地覆。

但是……又怎样?

他是个很可能换光返照明天就死的人了,从出生到世间,如果再不为自己做一件喜欢的事,就太过冤枉了。
“今日入夜后我们便走,莫惊动护卫,让他们天明才知道我们去了哪里。”诸葛亮道。

刘备震惊地看着诸葛亮眼中的光芒,他身体虽仍虚弱,但精神气概却比七日之前还要好。而诸葛亮眼眸中的光芒,却是在这世间他从未见到过的,仅藏在记忆力的熟悉颜色。

刘备一路恍惚地看着诸葛亮用小计遣开门口武士,然后借刘备之口巧舌如簧,连过三重关卡,直入后山。甚至童儿都被诸葛亮支开。

诸葛亮看着刘备显然有些不赞同的眼神,拈着羽扇遮了半张脸道:“童儿是为我们报信的,不然真叫他们以为你我失踪了,这才是大事了。至于照顾我,刘大人足够胜任,不是吗?”

这话说得,真叫刘备无法反驳。

刘备驾着车用力抹了把脸,现在的诸葛亮,已经三次叫他不禁觉得自己是不是又回到了前世,而车中坐着的,是与他十几年情同鱼水的那个人。

二人配合默契不已,天衣无缝,每句话不用说完就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言下之意。无需多时便到了山下草庐,那里早就收整停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诸葛亮显然对什么都十分兴奋激动,此处的一切生活,都是他从未见过的美好和新奇。草庐守着一眼温泉,甚至暖得院子来还开出了两树桃花。

诸葛亮使唤刘备做了两个简易机括,借着快速的溪水帮他们取水推磨。空出来对的闲暇里,二人常常在院中赏花散步,放灯观星,弹琴下棋,一连几天,诸葛亮时常会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却兴致勃勃不肯停下,恨不得把一天当做两天来过。一直以来想要劝诸葛亮多外出动动的刘备则只能跟在后面把拉着诸葛亮多休息变成了口头禅——唯一安慰刘备的是,诸葛亮的身子没再变坏,也没再咳得那么厉害。

二人如此过了五天,竟无一人来打扰,安稳得叫刘备不干相信。不过他心里知道,大概是诸葛亮早就下过命令。

到了第六日晚上,刘备已把他们的行李收整了两遍——他们明日就要回县衙了。

诸葛亮半坐的榻上,看着刘备忙碌的背影,道:“刘大人,我想你明日遵从调令,升任豫州牧,行左将军事,统无当飞军,回都城,不必同我共回县衙。”

“你说什么?”

刘备怔住,立时转过身来,看着诸葛亮。“刘备已拒圣旨,丞相何故旧事重提?”

固执。

诸葛亮在心中叹气。

“就连我亲口请刘大人离开章武县,真正解下韦带,出山为官,都不可吗?”

刘备仔细地端详着诸葛亮的眼睛:“我不愿出去为官,也绝不愿此时离去。而况说好了七七四十九天,难道丞相要强逼刘备做言而无信半途而废之人吗?除非有什么丞相道现在还瞒着刘备的?”

“刘大人,这草庐时日虽好,但却是镜花水月,刘大人切莫被蒙蔽了眼睛……”诸葛亮声音低了下去,他忘了刘备其实十分精明,并不好糊弄。他沉吟半晌,太息到:“这七七四十九天,不是什么好差事。选刘大人来担,绝非太守在赋予重任。世事难料,万一有变,刘大人这件差事,哪怕只剩一天,也是高山火海。”

刘备盯着诸葛亮,半晌没有说话。他似乎在辨认诸葛亮言下的究竟是何意义,又似乎已经看明白了前因后果。

“我意已决,就请丞相莫要再劝了。”刘备道。

“只要你活着,我便能无恙。”
 

 
(9)灯灭

第四十九天。

一辆素辇,在天明之际离开了后山。晨曦殷红,丝丝缕缕地像是蜀地的绸缎。他们刚来到县衙门外,忽听衙后内室之中一声惊呼,声音不说多大,却震动心魄。

童儿端着铜盏去添灯油,此时香油却洒了一地。

“不好了!灯灭了!所有的……所有的灯……一齐灭了!”

……

七星灯灭,这七七四十九天已不再必要。

从山中出来,诸葛亮也觉瞬间被疲倦席卷了全身,车上时已忍不住睡过去两次。蒋琬与姜维在半个时辰之内便来到县衙。

他们到底没能在章武县过足四十九天。

高处来人寂静无声,沉默得可怕。数千人马浩浩荡荡,开离章武县。蒋琬除了办事,便不说一句话,姜维的眼睛通红,看着刘备时,若目光能成型,只怕已将人插得千疮百孔。

不过也差的不多,刘备想。

刘备作为受命看守七星灯的主官,擅离职守,渎职懈怠,无可旁贷,罪无可恕。

现在刘备被彻底软禁府中,他终于知道诸葛亮为何说什么也要把他带出去再要他连夜离开赴任。

这个人啊,就不能单纯的干一件事,每件事都要算计在手中。

刘备看见倒在地上的七星灯,每一盏灯的灯芯都在同样的地方齐齐折断——诸葛亮从来都知道这灯何时会灭——能对七星灯灯芯做手脚的,也只有他诸葛亮而已。

诸葛亮从不信鬼神,也不会把自己的性命寄托在什么神乎其神的七盏灯上。所谓七七四十九天的禳星,从开始就注定是要失败的。他不过是在借天意之口让不愿意死心的人死心罢了。


(10)重见

七星灯灭,即便是天意,也总要找个人承担罪责,不然如何能平天下之口。

“这七七四十九天,不是什么好差事。选刘大人来担,绝非太守在赋予重任。世事难料,万一有变,刘大人这件差事,哪怕只剩一天,也是高山火海。”

诸葛亮早就把后面的事情告诉他了。

刘备一直被软禁,他本想不过三月,自己迟早会被提出入狱,然后斩首弃世。但却没想一连过了半年,竟无声无息,如若不是软禁,似乎整个世界都把刘备其人忘了。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刘备甚至觉得这样才能叫他安心。总比传来什么无法说出口的坏消息要好。

便如此,又过了大半年。

……

秋去冬来,春暖花开。章武县衙内开满了桃花,刘备正在院中练剑。忽然,远处树林中飞鸟惊起,地面震动,目极之处,尘土飞扬。

一彪劲旅飞速而来,围绕县衙,夹着官道,分立站定。刘备站在中间,还没来得及收剑,便看见荆旗蔽空,御林护卫威仪森森,一方高大的黄罗伞盖映入眼帘。

这是天子的仪仗。

然后,刘备看见了坐在御辇,身着衮冕,腰跨宝剑的那个人。

御辇在县衙前站定,小黄门一路小跑扶车上人下辇。

孔明……

刘备此刻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当然是……他当然是天子!他从来没说过一句自己不是天子,是自己一直一厢情愿的觉得他是国中的丞相。

“章武县令刘备参见陛下。”

刘备垂下目光,朗声报名,三跪九叩。

“兴——”听见小黄门的长声唱和,刘备才重新站起。他抬起头,看见眼前的人神采奕奕,英霸威仪。他终于明白,在这世间的诸葛亮身上那始终存在着的陌生威严到底来源何处。

而现在,百官之前,兵马之中,诸葛亮走上前去,就站到刘备身前。然后,他笑了。
 

 
“你好了?”

“我好了。我答应过你。”

“你是皇帝。”

“我从未说过我是丞相,我只是在你叫我时答应你。”

“你对我说的那些事?”

“都是真的,没有一句不实。”

“那今日,朕第三次请刘大人出山。领豫州牧,行左将军事,统无当飞军,与朕同回都城,随王伴驾,从此共赞王业,太平天下,刘大人可愿意吗?”

“为图陛下之志,臣愿效犬马之劳。”
 

 
《季汉史   武帝本纪》

建兴十二年

七月,帝病笃,设七星灯,于章武县祈禳北斗。历四十
有八日,灯尽灭,帝遂还都,后将军维囚县令刘备。

……

建兴十四年

春,帝愈,临章武,凡三请,备乃从帝共辇回都。帝携备手,谓群下曰:“朕之病愈,皆刘卿之功也。”百官奇之,不知备系何等人也。

五月,帝与备情谊日笃,食则同席,寝则同榻,秉烛欢谈,自昼达旦。

六月,帝迁备左将军,领益州牧,诏尚书令琬曰:“左将军备,潜龙也,匿山林田亩多年而不知,乃朕之过,卿等之咎也。”

求评论啊~想要什么番外可以说噢~(如果没有评论的话,番外也就不写了,嗯,就是这么任性😝)

来补两句~

第一个大问题,你亮是怎么好的呢?

首先,从开头就一直在误导大家,一看见禳星,就觉得百分百是重病药丸💊

不过,事实情况是,从第一章开始你亮并没有显示出特别严重将死的特征,按道理来说,没有禳星的必要(不然一禳星就是四十九天还得了,演义里你亮七天都没撑过去呢)

所以,你亮是检查出了“绝症”。。。虽然不是医学生,但是其实是按照肺结核写的。三国时期肺结核这种病绝对是能算绝症了(而且还有一个好处,肺结核也有撑过去不死的可能,不过几率太小,你亮这种务实主义者基本选择忽略)

而见到大贝贝,玄学一点的说法,就是两个不完整灵魂的重组。你亮在一点一点的完整,找到了他人生中一直缺失的东西,心里通畅了,求生欲望强了,遇到了真爱,再加上温暖的温泉小屋多适合养病,氧气超足(泡个鸳鸯浴什么的【大雾】),身体渐渐战胜了病毒。

实际上,你亮熬过了秋风五丈原那天,就已经到了转折点,不过我继续在用回光返照理论误导你们😂

所以现在看起来,你亮好起来是不是顺理成章?

早就说了,这个文不虐的~

至于大贝贝为什么会被软禁一年,正是因为,你亮都不知道他最终病能好,会活下来。所以甜姜就把大贝贝关着,只要你亮一死,大贝贝必死无疑。

所以你亮一开始就知道看守灯这个活儿是个坑,这才在看中大贝贝以后,不停想办法把大贝贝弄走。

评论
热度 ( 131 )
  1. 玄亮圈粮食主页舞舜华 转载了此文字

© 玄亮圈粮食主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