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亮圈粮食主页

各种玄亮粮食推荐

【灯明四十九天番外】陛下,佞幸列传写不得啊!

舞舜华:

【高能预警】【高能预警】【高能预警】【高能预警】

PS:【玄亮?】【亮玄?】你们见仁见智,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如果实在洁癖就还是别看了吧

PPS:人物形象全员极度OOC,请大家把脑子扔掉以后再来看,沙雕到无以复加,我觉得我要被祥瑞了,家里水表都拆了,也不收快递,坚决抗拒被祥瑞。

灵感来源:舜华超爱的歌《何为佞幸》(林斜阳原创)~边听边看效果更好哟~【点这里】【侵删】

陛下,佞幸列传写不得啊!

(1)

陈寿快要把笔上的羊毛都拔光了。

他看着书佐递上来的陛下言行速记本,发现这对君臣的事儿他没法写啊!一会拉手,一会同榻,一会共乘,一会解带…………写诚!嗯,写诚!都想什么呐!

“情同鱼水,古今君臣之胜轨也……”陈寿扶额,一天写了三十八遍,他已经快不认识“鱼水”这俩字了。这个神一般奇葩的形容词还是那位左将军刘备提出的,然后御史还没来得及怼它恶意模糊夫妻和君臣的含义,他们伟大的陛下就拿羽扇捂着嘴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大概都觉得莫名眼睛疼吧。

作为一名良史,必须中立,必须理智,某些明显歪曲形象的,引起歧义的,不符合季汉核心价值观的东西,应当被合理排除。结果当初陛下去章武县第三次请县令刘大人时的场景,就被缩减成了一句话——“春,帝愈,临章武,凡三请,备乃从帝共辇回都。帝携备之手,谓群下曰:“朕之病愈,皆刘卿之功也。”

陈寿真的很无辜,当看到随行史官记载下的当时君臣全本谈话实录时,他听见了身体里三观破碎的声音。因为他作为一名专业写故事的人,第一反应是这二人莫非是在调情……不!这不是我从小崇拜的比神仙还神仙的陛下!这小言情的画风不可能!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鉴于此时某鱼水君臣二人的变本加厉,陈寿再三斟酌。即便经过他的合理加工,即便一两年间刘备也略有些军功,但孤男寡男相处四十八天,三请出山,猛升高位封侯拜将,若再这么发展下去,这些故事放在《左将军世家》里似乎就不太合适了,而更精准的地方似乎是……《佞幸列传》?!

不可!万万不可!我们季汉朝从来没有过佞幸的先例。

文死谏,武死战,必须拼出自己这一腔碧血规劝陛下注意言行了。

陛下,佞幸列传写不得啊!

(2)

陈寿找到的第一个盟友,是董允。

(3)

“你们有没有觉得陛下和左将军……”

“你是说他们……”

“想多了吧……”

“那你合理反驳我一下……”

“额……”

(4)

于是联盟越来越大。

董允董侍中主管宫中事,自然要管。御史台以进言劝上为己任,本来还有点怂,但看见董允都明确表态了,也跟着站了出来。至于其他的朝中官员……自从这个左将军从天而降,陛下都没心思跟我们喝喝茶聊聊天了,整天都是玄德长玄德短,【还性情大变,越来越皮(划掉)】就算你是摆明了要作新人争宠,是不是也要学着跟我们这些老人客气谦让一下?单人独宠的基本都活不长。真是的,后宫戏的话本子没看过吗?

一时之间,竟对“左将军疑似佞幸事件”形成了统一战线。

陛下,小心左将军。我们季汉朝,佞幸列传写不得啊!

(5)

岁首朝会,朝堂之上表面风平浪静,实际暗潮汹涌。今天,就是劝谏陛下,挑明左将军疑似“佞幸”于国不利的伟大时刻了。

陛下您长于宫中,不懂这些外面男人花言巧语的险恶!

呃……这话好像有点怪,但领会精神,中心思想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6)

“陛下,臣有事要奏。”

壮哉我们董大人!援军还有三秒到达现场!

“佞幸之类,妖媚惑主,左右君上,有罪于国家,有罪于社稷。”

“嗯,然后呢?”

“当朝左将军刘备……恐亦是佞幸之辈。”

就算头铁如董允,怼天怼地怼空气,但比起怼陛下,他还是宁愿去怼天怼地怼空气。我们是为了季汉,为了陛下好,防微杜渐,职责所在,我们名正言顺,我们……

小心脏还是跳得有点快。

(7)

朝堂陷入了可怕的安静。

陛下脸上惯常的微笑不见了。

陛下手上的白羽扇都不摇了。

天哪!陛下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扭曲了……他他他,他不会要……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诸葛亮实在憋不住笑了出来。

(8)

玄德?佞幸?

哈哈哈哈哈……

“众卿何出此言?”诸葛亮强行收敛笑容,抹掉了眼角笑出来的眼泪。

(9)

虽然有点不安计划出牌,但是该到了群起而攻的时候了。

(10)

陛下,据《起居注》载,您本月已经第五次和左将军同宿军机署了。

陛下,据《禁中注》载,您与左将军同食从来不分席。

陛下,据《彤史》载,您已经七个月没去后宫了。

……

大庭广众说出这最后一句,还是禁不住有点小害羞。

(11)

所以这就是佞幸?

诸葛亮莫名有些失望,他还准备听到点更有力的证据呢。看来他的演技还不错,表现出来的并不算明显。

(12)

朕也曾连续数月与伯约同榻而眠。如此说来,伯约也是佞幸了?

朕也常常去公琰府上同席而食。如此说来,公琰也是佞幸了?

至于后宫,休昭不常常劝谏,说为一国之君,不宜耽于美色?

(13)

姜维掩面。那是在北伐!而且除了我,谁还能日日夜夜守着您,看着您好好吃饭好好休息啊!

蒋琬扶额。您是过来突击检查的,以折腾调教我为乐趣,我都快有心理阴影了!

董允百口莫辩。我那个……不是……现在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状况啊!早知道有刘大人从天而降,我宁愿回到过去请您多多充盈后宫可以吗?

(14)

然而事情进行到现在,诸葛亮没打算再留余地。

“左将军,潜龙也。其胸怀沟壑,城府深沉,至情至性,忠于家国,晓畅军事,剑法无双,乃天下英雄。如今天下初定,左将军至朝堂不足一年,却已掌管三军,足见成效。当初于章武县中,玄德更是鞠躬尽瘁,呕心沥血,终究救了朕一命。如此之人,即便玄德确实容仪恭美、可称为“昭”,又如何可与鹤势螂形、蛊惑君上的佞幸相提并论?有此贤臣,乃季汉之幸,朕之幸也。”

一击而中,驳得满朝哑口无言。

然而诸葛亮忽略了一点——他反驳了所有观点,唯独没有反驳其让刘备有了“佞幸”嫌疑的情感问题。

而满朝文武在反应过来如何应对之前,只觉得眼前又是一道炫目的鱼水之情的光,闪得他们久经历练的眼睛依旧好疼啊

(15)

“玄德,你觉得呢?”

诸葛亮如此一问,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刘备身上。

然而从开始至现在,除了如遭雷击,嗔目结舌,玄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16)

“玄德,今日朝上的事,朕十分伤心。”

“陛下……都是臣的不是。臣一定……”

“这些声音,看起来由来已久。你我也是时候让这件事有一个终结了。”

“陛下所言,臣能知晓。臣请命调离都城,驻军……”

“你被说成了佞幸,而朕也不是什么好皇帝。”

“陛下!都是臣举止不谨慎,拖累了陛下!臣保证日后……”

“问题,你我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啊!”

“陛下???”

“你觉得自己是在蛊惑朕吗?”

“没有……”

“那就算是事实,又有何不可?”

“陛下???”

“既然没有不可,却还白担了个罪名,朕心实在不悦。”

“……”

“玄德素来能为朕分忧,不如便与朕携手,把这个莫名的罪名坐实了吧。”

“陛下???”

“不知今夜侍寝,爱卿意下如何?”

“????!!!!”

(17)

这是刘备最容易忘记的一点。

现在这个皇帝版本的孔明,他的霸气程度和无所畏惧相比丞相时期,是呈几何速度飙升的。

可以就……这么直接的吗?

说好了的相互试探,再确认,再迟疑,再纠结,再误解,再受一次刺激,再斗争,最后才达到宇宙人生的大和谐呢?

曾经的我居然花了足足七年才走完这全套的套路?!

(18)

今天的《起居注》《禁中注》《彤史》都没人敢写。

(19)

第二天。

皇帝陛下神清气爽,将军大人腰酸背痛。

持续高速腰部运动不好干啊。四十多岁的人了,一夜三次神马的,对身体不好,吃不消吃不消。

哎哟,我滴个老腰啊~

睁开眼睛后发现皇帝陛下已经上朝去的刘大将军,忽然感受到一点船过水无痕的悲哀。

说好的晨间情话呢?

曾经的我还会主动准备端到床上的早膳呢……

(20)

这个皇帝陛下,是不是有点……渣?

刘备赶紧抹杀了心头这危险的思想苗头。

番外完~

评论
热度 ( 151 )
  1. 玄亮圈粮食主页舞舜华 转载了此文字

© 玄亮圈粮食主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