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亮圈粮食主页

各种玄亮粮食推荐

【玄亮清明节企划】万壑归七弦

漱石枕流一园静:

天幕只零星缀着几点亮,月已西沉,金乌却尚在群峦的那侧匿着。室外总归是冥冥,唯初平整过仿佛石面般的泥土映着室内的灯火,凭一点微光影绰绘出伏贴台阶而生的青苔。


这同时又在窗纸上影出一个人形来。


一宿未合眼,又承着夜深重露,他却毫无困意。——这时节的要务未免也太多了些,安排妥当已是平旦,馀出三刻便及日出,尚等他点卯呢。


罢。一夜无睡眠也匪鲜有,只馀这三刻闲不知如何是好。


踱着轻步,在狭小的内室也不能够再绕到哪去。于是他终究停在那张古琴面前,坐下去细看。易于看出,那是很久以前斫就的了,琴尾和琴身的漆面略略有些剥落,弦早已黯淡了它的华光。他揽起广袖,置指弦上,试探似一声散音。


金石之音,翻似初会,清越不改。


——慨然。


抬手为《阳春》,惜哉无人倾耳。声如川,漫过庭下,蜿蜒东去。


“草堂春睡足。”他打个欠伸。


犹忆草庐初逢对坐促膝谈,畦间尚葱茏。年少不知将锋芒敛,胸臆中所图尽言与之。终究在出仕这一条上犹疑。隐或仕,本也是无所谓是非优劣。


是何时动摇了?


“如此,孤只得以一己之力匡这倾颓了。先生既不愿,强求不得。只叹孤与先生缘止于此……”他还记得那将军久久怅恨,泫然欲泣的面色。


大抵早已。


大抵早已。


“——愿效犬马之劳。”他忙不迭掇裾长跪,执羽扇而拜叩。


他见到近在咫尺破涕为笑的面庞,还挂着泪痕的笑靥,教人没由来得有些心疼。将军却似转脸便忘一般,虚扶着他,未待起身便挽他袖直向外扯。


“慢慢慢,待亮与舍弟嘱咐一二,便随主公去。”看那州牧反应过来放开手,有些赧赧向他笑着,莫名觉得也是可爱的。


再后来?焚博望,焚新野,万般无奈举众南下,寓居荆襄,谁人不知。


未知觉间,曲已尽。转头去望滴漏时计,未逾一刻。长太息,弹拨两三泛音,又启一曲。


铮铮作《广陵》。郁结于衷,如何能发?隐隐得闻金戈声,又间鼓角蹄铃。悲怆徒生,满盈胸臆。


——陛下意欲东征。


劝阻不得。他心下清明。


挥师东进的前宵,车驾临相府。


君臣无言相对半晌,终究还是他忍不住先开口,声音沧桑,方一惊,不觉他已六旬了。


“孔明——。朕……朕久不曾听这琴鸣了。”
他也只是无言垂眸跪坐在这琴前,强为一曲。任这悲鸣散在夜气里,斜出窗外,掷入团团溶溶的月色。


弦正急紧,裂帛杀声忽作。


——大弦崩。


他骇然。


罕有地他面上流露些无措。君王却只是不动声色地笑了一下,流盼殷红凤目望进他深邃的、冰窟一般的眸中。


“无碍。”他笑里揉进微不可闻的苦涩。“……兴许我该听先生一句劝才是。”


最后一音不甘地被南风吹断。


——仍不足三刻。


他整顿一下佩玉与剑,旋即跽而鼓琴,歌以和之。


《梁甫吟》。


其声凄切,数间,恰哽咽不能语。


长歌已当哭,泪却止不住地再重新生发盈眶,滴落沾衣,历历可睹,欲掩弥彰。


臣——


臣敢不竭肱股之力。


——而继之以死。


陛下。 


歌声低下去,低下去,终于逐渐地幽微而不可闻了。


——一任光阴蹁跹而过,这仍搏动的心始终是向着遥遥长安。


——亮曾夜梦凶奸尽攘,旧都还。


——亮曾夜梦吴魏来觐述职,拜列殿前。


——亮曾夜梦四海一,汉祚归刘,黎庶晏。


只是不知这梦能说与谁罢了。


再出祁山,重登蜀道。


倘非如此,何以效临崩之寄,何以报先帝相与恩重十七载。


于是仰颈长啸,再之三之,而为号咷。又以露重夜气寒凉,便咳喘不止。
在咳喘中悠悠送来宫人的报晓声。早是卯时日出,王师在宫外已候得久了。
他艰难提笔,在案上补缀。


“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一些注。


“万壑”取自李白“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句。


“七弦”为古琴代称。


“阳春”指得遇明主,详见李白所为《梁甫吟》。


“大弦”,琴原有五弦君、臣、民、事、物之意,一弦为君,且弦断多兆不祥。(梳断齿也是一个道理。)然后就都明白。嗯。(极其草率)


有部分语句出自安九《出师表》。强推这首歌,可以说是非常催泪了。

评论 ( 6 )
热度 ( 72 )
  1. 玄亮圈粮食主页漱石枕流一园静 转载了此文字

© 玄亮圈粮食主页 | Powered by LOFTER